2017-02-26 15:41:10

这个长发老外应该就是一具尸体,只不过是被姜正用某种手段给复活过来,不过这也可能并不是真的复活,毕竟我们从未听说过能使死人复活,但老外这个模样的确又像活人一样,让人很难解释清楚,我们推测这个长发老外的存在,应该就是姜正口中所说的零。

从死尸状态重新站起来跟活人一样,连两把匕首插进他的胸膛都不能干倒他,局面一下变得十分棘手。

而且墓室的出口又被人给堵住上不去,里面又有这个杀不死的长发老外对我们发动攻击,姜正这个杂碎是双管齐下对我们下死手!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面对了。

我们三个从出口的阶梯走下来,摆出战斗姿态迎对长发老外,张猛身材魁梧彪悍,拳头也是拧得咯咯响动,他低沉着说“看来刚才这个家伙被揍得不够爽,还要再来一次!”

我点点头说“嗯,是啊,咱们一起上,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爽!”

长发老外也怪异的冲我们咆哮一声,像一头疯牛一般朝我们冲了过来,我们同样也迎了上去,张猛作为力量型猛男,跟长发老外正面交锋牵制住他,我跟钟雪依旧是左右两边分开,以辅助的出手对长发老外攻击。

似乎有了刚才被我们插了两刀的经验,长发老外双拳虽然跟张猛的双拳对撞在一起,让张猛把他牵制住,但当我跟钟雪分开左右两边对他攻击之时,长发老外竟双脚一字马腾空分左右两边踢去,我跟钟雪都没想到长发老外竟然会出这招,长发老外的双脚一左一右的踢到我跟钟雪的肚子上,力量之大把我们两个给踢飞出去摔在地上。

我被踢到肚子的瞬间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疼,整个肚子里的东西都在翻滚着,倒在地上我忍不住想要呕吐,这个长发老外的力量实在是够劲道!

将我们踢飞后,长发老外跟张猛不再硬碰硬的对拳,而是由拳成掌一把抓住张猛的手腕,张猛知道长发老外要把自己给摔倒,自然不会给机会,张猛也由拳伸掌抓住长发老外的手腕,两人相互用力一拉,谁也没有奈何住谁。

两人的双手互相抵制住都不松开,对弈就轮到了双腿,长发老外跟张猛几乎在同时蹬地离空踢向对方,由于双手都被对方束缚住而导致踢起的幅度小,张猛跟长发老外在互踢对方后身体落下,以一字马的姿态劈腿在地上,然而两人双手依旧抓住对方手腕不松开!

双腿跟双手都已经限制住,长发老外竟然咆哮着用头来撞张猛的头,开始一下张猛没有料到,额头被长发老外撞出一个大包来,张猛咬着牙也不甘示弱,也用头朝长发老外砸着,那样子很看上去有几分幽默,两个男人对着对方连续的头碰头,长发老外似乎并不觉得疼,而张猛的额头都被碰得红扑扑肿起来了!

我跟钟雪忍着痛从地上站起来,连忙小跑到长发老外的面前,朝着他的脑袋一顿拳打脚踢,虽然我跟钟雪自认为拼了全力,然而对长发老外的伤害效果却并不明显,好像给他饶痒痒一样,而他依然对张猛不停的撞击着。

我看着有些急了,这个老外本来就死了,再怎么打他都不会觉得疼,连两把匕首插他胸口都杀不了他,要怎么做才好!

钟雪似乎也一时半会想不出办法来,而张猛已经被长发老外磕得额头都流出血了,形式危急,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冷静冷静,我强制自己冷静下来,越急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一定要冷静!

雷管!

我突然想到了刚才我们带进地下墓室的雷管。

这个该死的长发老外不是不怕死不怕疼么,我就不相信他还能抵挡得住雷管的威力!

我马上捡起地上的一包雷管,强行塞进老外的后背衣服里面,钟雪看了一眼也明白了我这样做的意思,连忙帮着我一起用力拉长发老外的身体,雷管是智能定时的三分钟就会爆炸,因此我们必须把长发老外从张猛身上拉开。

张猛也是拼了全力力的在挣开长发老外抓住自己的手腕,我跟钟雪两人拽着长发老外的肩膀把他使劲往后面拉,这个该死的老外力量真是大,抓得张猛的手腕通红。

雷管上的时间点似乎过得很快,我们三人拼力之下,终于一点点的拉开了长发老外,张猛一声怒喝,猛的挣脱了长发老外的双手束缚,我们三个拔腿就朝入口处跑去,长发老外咆哮着朝我们追赶上来,计时器上的数字已经在倒数十!

显然长发老外并不知道他身后衣服里藏着雷管,如果让他靠近我们的话,发生爆炸就会伤到我们!

十,九,八,七,六…………

长发老外像头狮子一样追到了我们的身后,在那瞬间我们三人急刹住脚步,一同转过身去,朝长发老外狠狠踹出那么一脚!

三人三脚一同踹在长发老外的身上,将嗷嗷叫的长发老外给踹飞出去。

在空中,雷管计时器发出:五,四,三,二,一……

“砰!!!”

长发老外的身体在踹飞的空中发生爆炸,肉身被炸得粉身碎骨,剧烈的爆炸冲击波还是把我们三个给震倒在地上,这个墓室也受到了冲击,顶上的石块一块块的掉落下来,我大喊一声“这里要塌了,快抱着头趴下!”

轰隆隆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响,整个墓室彻底塌了下来,我们三个趴在地上,庆幸的是保住了性命,但是形式也不容乐观,我们三个被困在这一个没有光线的昏暗角落里,旁边都被石块给封堵住,我们拿出手机来,除了用手电灯之外,信号就是无服务。

没想到才干掉长发老外不到一分钟,就被埋在了这里,电话也打不出,这些掉落的石块层层把我们压在下面,幸好没被砸伤,我们尝试推了下石块,发现根本就是在白费力气,只好选择放弃。

钟雪说“我们出发来墓室之前,老马他也是知情的,如果我们没有回去的话,他一定会来这里找我们的。”

张猛摸了摸流血肿起的额头,摸出一根烟来点上“应该不用等很久老马就会来救我们的。”

我也只好这么想,希望老马快点赶过来救我们出去,钟云儿还等着我们去保护,可越是这样想,老马却迟迟没有过来,我们三个在这狭小的空间的一呆就过了七个多小时,肚子早就饿得咕噜咕噜叫了。

跟电影里的一样,被困在废墟里的我们没有任何的食物来源,只有张猛的身上有烟,可是那玩意儿怎么能当饭吃。

钟雪突然说“难不成我们真的要吃自己的排泄物?”

我说了句饿死我也不做这么恶心的事情,没想到张猛却说“如果真的等不来救援的话,我会吃。”

张猛他说他老婆孩子还在广东老家,只要有存活下去的希望,自己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我干笑几句说事情哪里有那么严重,等下老马就派人挖出这里把我们救出去了。

等待中是一件无聊的事情,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我们如果不说话就特别的安静,手机没有信号,也就没有网络什么也做不了,也就成了一块砖头,只有钟雪她的手机里有缓存下载了电影,她把手机摆出来放地上让我们一起看,结果放的全是一些感情剧,我压根就不感兴趣,张猛这个大汉自然也没有兴趣看。

这种感情剧只不过是欺骗小女孩流眼泪的,完全就是无聊中的无聊,真不知道钟雪这个冷冰冰的女人怎么会喜欢看这种东西。

钟雪看到手机没电关机才罢休,张猛则是在旁边抽着烟,我就闭目养神的躺在石头块上,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张猛忽然说“在这里面挺无聊的,不如我们来谈一下自己吧,毕竟加入093小组之后,就只为了案子奔波。”

上次跟张猛在医专外面吃烧烤,我们也谈过,上次钟雪不在,他说他是一名广东汉子,没有读过警校,从一名普通辅警干到了正式警察,他在业余之际学会了格斗技术,为曾所在的部队得过比武冠军,老家在江门那边,临近海边景色很美,老婆在家里照顾小孩。

我也说了下我自己,老家就在益阳市管辖的一个叫桃江的小县城,到现在都是单身,从警校毕业之后就一直干警察,以前就跟着老马干过,老马一次任务断了手之后,我就被调去做了交警,直到加入093小组。

我们两个男的都说完了,轮到钟雪这个冰山美女,没有手机看剧的情况下,钟雪还是那么冷冷的样子,我们知道她性格冷淡,话语不多,所以也不会在意。

沉默了片刻,钟雪她轻声说“我老家是云南省文山州的,跟左飞你一样从警校毕业就一直做警察,后来我被调到了特警大队,担任狙击手。”

钟雪竟然是一名狙击手,难怪老马介绍说她是射击高手,在我印象中狙击手就是一名你看不见却能在一瞬间要你命的死神。

我兴致勃勃的问钟雪“既然你是狙击手的话,那么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威力最大的狙击枪…………”

“巴雷特M821A”

钟雪打断我的话说“美国巴雷特公司研发生产的重型特殊用途狙击步枪,射程远精度高威力大,装备世界上数十个国家的军警部队。”

张猛也说“巴雷特狙击枪我见过,它的威力相比普通的狙击枪都要大,如果距离不是很远,一枪就能把人打得稀巴烂毫不夸张的说。”

钟雪点头说“威力的确有这么大,不过巴雷特比较重,约14.75公斤不包括子弹,相比其他的狙击枪要重很多,虽然精确威力大射程远,但是容易出故障,较难维护。”

0009 困在地下

这个长发老外应该就是一具尸体,只不过是被姜正用某种手段给复活过来,不过这也可能并不是真的复活,毕竟我们从未听说过能使死人复活,但老外这个模样的确又像活人一样,让人很难解释清楚,我们推测这个长发老外的存在,应该就是姜正口中所说的零。

从死尸状态重新站起来跟活人一样,连两把匕首插进他的胸膛都不能干倒他,局面一下变得十分棘手。

而且墓室的出口又被人给堵住上不去,里面又有这个杀不死的长发老外对我们发动攻击,姜正这个杂碎是双管齐下对我们下死手!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面对了。

我们三个从出口的阶梯走下来,摆出战斗姿态迎对长发老外,张猛身材魁梧彪悍,拳头也是拧得咯咯响动,他低沉着说“看来刚才这个家伙被揍得不够爽,还要再来一次!”

我点点头说“嗯,是啊,咱们一起上,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爽!”

长发老外也怪异的冲我们咆哮一声,像一头疯牛一般朝我们冲了过来,我们同样也迎了上去,张猛作为力量型猛男,跟长发老外正面交锋牵制住他,我跟钟雪依旧是左右两边分开,以辅助的出手对长发老外攻击。

似乎有了刚才被我们插了两刀的经验,长发老外双拳虽然跟张猛的双拳对撞在一起,让张猛把他牵制住,但当我跟钟雪分开左右两边对他攻击之时,长发老外竟双脚一字马腾空分左右两边踢去,我跟钟雪都没想到长发老外竟然会出这招,长发老外的双脚一左一右的踢到我跟钟雪的肚子上,力量之大把我们两个给踢飞出去摔在地上。

我被踢到肚子的瞬间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疼,整个肚子里的东西都在翻滚着,倒在地上我忍不住想要呕吐,这个长发老外的力量实在是够劲道!

将我们踢飞后,长发老外跟张猛不再硬碰硬的对拳,而是由拳成掌一把抓住张猛的手腕,张猛知道长发老外要把自己给摔倒,自然不会给机会,张猛也由拳伸掌抓住长发老外的手腕,两人相互用力一拉,谁也没有奈何住谁。

两人的双手互相抵制住都不松开,对弈就轮到了双腿,长发老外跟张猛几乎在同时蹬地离空踢向对方,由于双手都被对方束缚住而导致踢起的幅度小,张猛跟长发老外在互踢对方后身体落下,以一字马的姿态劈腿在地上,然而两人双手依旧抓住对方手腕不松开!

双腿跟双手都已经限制住,长发老外竟然咆哮着用头来撞张猛的头,开始一下张猛没有料到,额头被长发老外撞出一个大包来,张猛咬着牙也不甘示弱,也用头朝长发老外砸着,那样子很看上去有几分幽默,两个男人对着对方连续的头碰头,长发老外似乎并不觉得疼,而张猛的额头都被碰得红扑扑肿起来了!

我跟钟雪忍着痛从地上站起来,连忙小跑到长发老外的面前,朝着他的脑袋一顿拳打脚踢,虽然我跟钟雪自认为拼了全力,然而对长发老外的伤害效果却并不明显,好像给他饶痒痒一样,而他依然对张猛不停的撞击着。

我看着有些急了,这个老外本来就死了,再怎么打他都不会觉得疼,连两把匕首插他胸口都杀不了他,要怎么做才好!

钟雪似乎也一时半会想不出办法来,而张猛已经被长发老外磕得额头都流出血了,形式危急,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冷静冷静,我强制自己冷静下来,越急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的,一定要冷静!

雷管!

我突然想到了刚才我们带进地下墓室的雷管。

这个该死的长发老外不是不怕死不怕疼么,我就不相信他还能抵挡得住雷管的威力!

我马上捡起地上的一包雷管,强行塞进老外的后背衣服里面,钟雪看了一眼也明白了我这样做的意思,连忙帮着我一起用力拉长发老外的身体,雷管是智能定时的三分钟就会爆炸,因此我们必须把长发老外从张猛身上拉开。

张猛也是拼了全力力的在挣开长发老外抓住自己的手腕,我跟钟雪两人拽着长发老外的肩膀把他使劲往后面拉,这个该死的老外力量真是大,抓得张猛的手腕通红。

雷管上的时间点似乎过得很快,我们三人拼力之下,终于一点点的拉开了长发老外,张猛一声怒喝,猛的挣脱了长发老外的双手束缚,我们三个拔腿就朝入口处跑去,长发老外咆哮着朝我们追赶上来,计时器上的数字已经在倒数十!

显然长发老外并不知道他身后衣服里藏着雷管,如果让他靠近我们的话,发生爆炸就会伤到我们!

十,九,八,七,六…………

长发老外像头狮子一样追到了我们的身后,在那瞬间我们三人急刹住脚步,一同转过身去,朝长发老外狠狠踹出那么一脚!

三人三脚一同踹在长发老外的身上,将嗷嗷叫的长发老外给踹飞出去。

在空中,雷管计时器发出:五,四,三,二,一……

“砰!!!”

长发老外的身体在踹飞的空中发生爆炸,肉身被炸得粉身碎骨,剧烈的爆炸冲击波还是把我们三个给震倒在地上,这个墓室也受到了冲击,顶上的石块一块块的掉落下来,我大喊一声“这里要塌了,快抱着头趴下!”

轰隆隆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响,整个墓室彻底塌了下来,我们三个趴在地上,庆幸的是保住了性命,但是形式也不容乐观,我们三个被困在这一个没有光线的昏暗角落里,旁边都被石块给封堵住,我们拿出手机来,除了用手电灯之外,信号就是无服务。

没想到才干掉长发老外不到一分钟,就被埋在了这里,电话也打不出,这些掉落的石块层层把我们压在下面,幸好没被砸伤,我们尝试推了下石块,发现根本就是在白费力气,只好选择放弃。

钟雪说“我们出发来墓室之前,老马他也是知情的,如果我们没有回去的话,他一定会来这里找我们的。”

张猛摸了摸流血肿起的额头,摸出一根烟来点上“应该不用等很久老马就会来救我们的。”

我也只好这么想,希望老马快点赶过来救我们出去,钟云儿还等着我们去保护,可越是这样想,老马却迟迟没有过来,我们三个在这狭小的空间的一呆就过了七个多小时,肚子早就饿得咕噜咕噜叫了。

跟电影里的一样,被困在废墟里的我们没有任何的食物来源,只有张猛的身上有烟,可是那玩意儿怎么能当饭吃。

钟雪突然说“难不成我们真的要吃自己的排泄物?”

我说了句饿死我也不做这么恶心的事情,没想到张猛却说“如果真的等不来救援的话,我会吃。”

张猛他说他老婆孩子还在广东老家,只要有存活下去的希望,自己绝对不能死在这里,我干笑几句说事情哪里有那么严重,等下老马就派人挖出这里把我们救出去了。

等待中是一件无聊的事情,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我们如果不说话就特别的安静,手机没有信号,也就没有网络什么也做不了,也就成了一块砖头,只有钟雪她的手机里有缓存下载了电影,她把手机摆出来放地上让我们一起看,结果放的全是一些感情剧,我压根就不感兴趣,张猛这个大汉自然也没有兴趣看。

这种感情剧只不过是欺骗小女孩流眼泪的,完全就是无聊中的无聊,真不知道钟雪这个冷冰冰的女人怎么会喜欢看这种东西。

钟雪看到手机没电关机才罢休,张猛则是在旁边抽着烟,我就闭目养神的躺在石头块上,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张猛忽然说“在这里面挺无聊的,不如我们来谈一下自己吧,毕竟加入093小组之后,就只为了案子奔波。”

上次跟张猛在医专外面吃烧烤,我们也谈过,上次钟雪不在,他说他是一名广东汉子,没有读过警校,从一名普通辅警干到了正式警察,他在业余之际学会了格斗技术,为曾所在的部队得过比武冠军,老家在江门那边,临近海边景色很美,老婆在家里照顾小孩。

我也说了下我自己,老家就在益阳市管辖的一个叫桃江的小县城,到现在都是单身,从警校毕业之后就一直干警察,以前就跟着老马干过,老马一次任务断了手之后,我就被调去做了交警,直到加入093小组。

我们两个男的都说完了,轮到钟雪这个冰山美女,没有手机看剧的情况下,钟雪还是那么冷冷的样子,我们知道她性格冷淡,话语不多,所以也不会在意。

沉默了片刻,钟雪她轻声说“我老家是云南省文山州的,跟左飞你一样从警校毕业就一直做警察,后来我被调到了特警大队,担任狙击手。”

钟雪竟然是一名狙击手,难怪老马介绍说她是射击高手,在我印象中狙击手就是一名你看不见却能在一瞬间要你命的死神。

我兴致勃勃的问钟雪“既然你是狙击手的话,那么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威力最大的狙击枪…………”

“巴雷特M821A”

钟雪打断我的话说“美国巴雷特公司研发生产的重型特殊用途狙击步枪,射程远精度高威力大,装备世界上数十个国家的军警部队。”

张猛也说“巴雷特狙击枪我见过,它的威力相比普通的狙击枪都要大,如果距离不是很远,一枪就能把人打得稀巴烂毫不夸张的说。”

钟雪点头说“威力的确有这么大,不过巴雷特比较重,约14.75公斤不包括子弹,相比其他的狙击枪要重很多,虽然精确威力大射程远,但是容易出故障,较难维护。”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