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8 22:24:14

“我来报警,光天化日之下还敢强抢民女”黄峰从兜里掏出手机,就要拨通警局的电话。

“别报警!”阮婷婷泪眼婆娑的抬起头,她现在再也没有了在酒店里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这件事报警也没用,那个男人是张家集团的张横”。

“张家集团!”黄峰跟吴航都吓了一跳。

季雪雪忙问怎么了。

吴航解释道:“张家集团可是咱们市里排的上号的集团,他们集团涉猎的行业不少,家大业大啊”。

此言一出,众人心里也明白了,一个人怎么可能斗得过一个集团,这些老板们有钱有势,想要整治一个人就跟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

只不过,阮婷婷最害怕的是,说到底她的钱基本上都是男人们给的,这要是报警了,万一被警察给查出来了,很难解释清楚,毕竟不是正大光明挣得,到时候再告个自己诈骗,那就得不偿失了。

“实在不行,再找人借借吧”吴航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放心吧,这十五万,张横不会再找你要了”就在这时,赵泽说话了。

赵泽本来不打算管的,但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曾经一起工作的同事,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他还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阮婷婷此时才注意到赵泽也来了,脸上微微一怔,停止了哭泣的动作,一脸冷漠的看着赵泽:“你怎么也来了?”。

赵泽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看阮婷婷的表情,知道她不欢迎自己。

“婷婷,赵泽是吴航叫过来的,人多容易想办法,他是来帮你的”季雪雪看着情况不对,连忙替赵泽说话。

“哼,帮我!”阮婷婷冷笑一声:“就是因为他我当时才那么很生气,才会对张横那个样子,如果我没有对张横那个样子,会有今天这件事情吗?”。

阮婷婷越说越气,最后指着大门口喊道:“你给我滚,别进我的家!”。

“婷婷,你这......”另外几个女生也觉得阮婷婷有点过分了,人家毕竟是过来一起想办法的,结果,你还让人家滚。

赵泽没有说话,他缓缓的转身,往门口走去。

吴航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他拍了拍赵泽的肩膀:“赵泽,没事儿,她估计压力有些大,说的话不经大脑,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儿,我明白”赵泽淡淡的笑了笑:“行了,你别送我了,赶紧回去好好安慰安慰她吧,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有一些责任,放心,张横不会再来找她的麻烦了”。

说完,赵泽就自顾自的走出了大门。

吴航看着赵泽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有些不太理解他最后这句话的意思,随即摇了摇头,重新回到了屋子里。

“他就是个扫把星,每次碰到他我就倒霉,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他了!”吴航一进屋就听到阮婷婷在哪里抱怨。

不一会儿,阮婷婷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拿起手机:“我突然想到一个高中同学,他爸就是在张家集团里上班,据说是张家集团董事长身边的红人,我看看他能不能帮一下忙”。

赵泽走到大街上,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掏出手机,联系上了家族的管家,他刚才想了想还是让家族里的人出面比较好,如果只是单纯的还钱,很难保证这个张横不会再找事,但是现在家族里的人出面就不一样了。

这样想着,他拨通了电话。

“少爷,您一个人在浦江市过得还好吗?少爷这几年在外面受苦了啊”电话的那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声音很是激动。

“白老言重了啊”七年的贫困历练期刚过,白老就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打电话,赵泽的心里也很是感动。

“现在贫困历练期已经过去了,我可以使用家族权利了吗?”。

“是的,刚才家主已经吩咐下去了,少爷的家族权利已经可以正常使用了”白老在电话那头,立马说道。

“嗯,你派人去张家集团找到张横,还他十五万块钱,并警告他,不要再来骚扰阮婷婷”赵泽开门见山的说道。

“张家集团,张家集团,恕老奴愚钝,少爷说的是哪个张家集团?”。

“就是浦江市本地的一个小集团而已”赵泽解释道。

“哦,是浦江的集团”白老这才恍然大悟:“这事好说,浦江的产业由家族的东区来管理,我随后就通知一下东区的负责人方正阳,让他亲自去处理这件事”。

“很好”赵泽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天刚亮,黄峰就过来敲赵泽的门,一边敲一边大喜道:“老赵啊,阮婷婷的事儿解决了,有人替她还了”。

“哦,然后呢?”赵泽打开了门,伸了一下懒腰。

“阮婷婷说请我们吃早饭呢,说要感谢我们,还说把你也叫上,这是不是要跟你和好呢”黄峰正一手端了个杯子刷着牙,一边急匆匆的说道。

“叫上我?”赵泽心里有些怪异,难不成她知道是我把这件事搞定的,不对啊,应该不会有人告诉她才是啊。

赵泽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三人简单的收拾一阵后,就出发去附近一家装修比较考究的早餐店。

刚一进门就看到正中央的一个卡座里,正坐着几个人。

正是阮婷婷季雪雪他们几个。

正聊得兴起的阮婷婷一扭头,看到了赵泽,一脸的不屑:“你也来坐吧,今天我心情好,让你尝尝你这辈子都吃不起的早餐,便宜你了”。

本来阮婷婷是不打算叫赵泽的,但是季雪雪在一旁说了一些好话,才算是勉强答应了。

现在的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那种高傲的样子,哪里还有昨天担惊受怕的样子。

赵泽原本踏进早餐店的一只脚,停在了原地,他看着阮婷婷的侧脸,心里忽然有些后悔帮助了她。

算了,帮了就帮了吧,反正以后也不会跟她有什么交际了,再一再二不再三,阮婷婷就是一个不知道好歹的狗,下次她再遇到什么事情了,就不帮了。

第九章不知好歹的狗

“我来报警,光天化日之下还敢强抢民女”黄峰从兜里掏出手机,就要拨通警局的电话。

“别报警!”阮婷婷泪眼婆娑的抬起头,她现在再也没有了在酒店里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这件事报警也没用,那个男人是张家集团的张横”。

“张家集团!”黄峰跟吴航都吓了一跳。

季雪雪忙问怎么了。

吴航解释道:“张家集团可是咱们市里排的上号的集团,他们集团涉猎的行业不少,家大业大啊”。

此言一出,众人心里也明白了,一个人怎么可能斗得过一个集团,这些老板们有钱有势,想要整治一个人就跟捏死一个蚂蚁一样简单。

只不过,阮婷婷最害怕的是,说到底她的钱基本上都是男人们给的,这要是报警了,万一被警察给查出来了,很难解释清楚,毕竟不是正大光明挣得,到时候再告个自己诈骗,那就得不偿失了。

“实在不行,再找人借借吧”吴航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放心吧,这十五万,张横不会再找你要了”就在这时,赵泽说话了。

赵泽本来不打算管的,但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曾经一起工作的同事,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他还是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阮婷婷此时才注意到赵泽也来了,脸上微微一怔,停止了哭泣的动作,一脸冷漠的看着赵泽:“你怎么也来了?”。

赵泽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看阮婷婷的表情,知道她不欢迎自己。

“婷婷,赵泽是吴航叫过来的,人多容易想办法,他是来帮你的”季雪雪看着情况不对,连忙替赵泽说话。

“哼,帮我!”阮婷婷冷笑一声:“就是因为他我当时才那么很生气,才会对张横那个样子,如果我没有对张横那个样子,会有今天这件事情吗?”。

阮婷婷越说越气,最后指着大门口喊道:“你给我滚,别进我的家!”。

“婷婷,你这......”另外几个女生也觉得阮婷婷有点过分了,人家毕竟是过来一起想办法的,结果,你还让人家滚。

赵泽没有说话,他缓缓的转身,往门口走去。

吴航这个时候走了过来,他拍了拍赵泽的肩膀:“赵泽,没事儿,她估计压力有些大,说的话不经大脑,你别往心里去”。

“没事儿,我明白”赵泽淡淡的笑了笑:“行了,你别送我了,赶紧回去好好安慰安慰她吧,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有一些责任,放心,张横不会再来找她的麻烦了”。

说完,赵泽就自顾自的走出了大门。

吴航看着赵泽离开的背影,皱了皱眉,有些不太理解他最后这句话的意思,随即摇了摇头,重新回到了屋子里。

“他就是个扫把星,每次碰到他我就倒霉,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看到他了!”吴航一进屋就听到阮婷婷在哪里抱怨。

不一会儿,阮婷婷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拿起手机:“我突然想到一个高中同学,他爸就是在张家集团里上班,据说是张家集团董事长身边的红人,我看看他能不能帮一下忙”。

赵泽走到大街上,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掏出手机,联系上了家族的管家,他刚才想了想还是让家族里的人出面比较好,如果只是单纯的还钱,很难保证这个张横不会再找事,但是现在家族里的人出面就不一样了。

这样想着,他拨通了电话。

“少爷,您一个人在浦江市过得还好吗?少爷这几年在外面受苦了啊”电话的那边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声音很是激动。

“白老言重了啊”七年的贫困历练期刚过,白老就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打电话,赵泽的心里也很是感动。

“现在贫困历练期已经过去了,我可以使用家族权利了吗?”。

“是的,刚才家主已经吩咐下去了,少爷的家族权利已经可以正常使用了”白老在电话那头,立马说道。

“嗯,你派人去张家集团找到张横,还他十五万块钱,并警告他,不要再来骚扰阮婷婷”赵泽开门见山的说道。

“张家集团,张家集团,恕老奴愚钝,少爷说的是哪个张家集团?”。

“就是浦江市本地的一个小集团而已”赵泽解释道。

“哦,是浦江的集团”白老这才恍然大悟:“这事好说,浦江的产业由家族的东区来管理,我随后就通知一下东区的负责人方正阳,让他亲自去处理这件事”。

“很好”赵泽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天刚亮,黄峰就过来敲赵泽的门,一边敲一边大喜道:“老赵啊,阮婷婷的事儿解决了,有人替她还了”。

“哦,然后呢?”赵泽打开了门,伸了一下懒腰。

“阮婷婷说请我们吃早饭呢,说要感谢我们,还说把你也叫上,这是不是要跟你和好呢”黄峰正一手端了个杯子刷着牙,一边急匆匆的说道。

“叫上我?”赵泽心里有些怪异,难不成她知道是我把这件事搞定的,不对啊,应该不会有人告诉她才是啊。

赵泽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三人简单的收拾一阵后,就出发去附近一家装修比较考究的早餐店。

刚一进门就看到正中央的一个卡座里,正坐着几个人。

正是阮婷婷季雪雪他们几个。

正聊得兴起的阮婷婷一扭头,看到了赵泽,一脸的不屑:“你也来坐吧,今天我心情好,让你尝尝你这辈子都吃不起的早餐,便宜你了”。

本来阮婷婷是不打算叫赵泽的,但是季雪雪在一旁说了一些好话,才算是勉强答应了。

现在的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那种高傲的样子,哪里还有昨天担惊受怕的样子。

赵泽原本踏进早餐店的一只脚,停在了原地,他看着阮婷婷的侧脸,心里忽然有些后悔帮助了她。

算了,帮了就帮了吧,反正以后也不会跟她有什么交际了,再一再二不再三,阮婷婷就是一个不知道好歹的狗,下次她再遇到什么事情了,就不帮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