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8 23:50:11

孙二狗手下的几个小弟看到这一幕,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小子,你如果不放开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孙二狗硬着头皮说道。

“哼,今天我倒想看看,到底谁对谁不客气!”杨树冷笑,扬手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孙二狗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一个过肩摔,将孙二狗狠狠地摔在地上。

“哎哟,疼死了老子了,别……打了!”孙二狗满脸痛苦,整张脸都扭曲了,他感觉自己估计骨头都快断掉了。

在一旁的刘小叶吓得小脸煞白。

杨树根本没理他是死是活,两腿一迈就冲了上去,宛若置身无人之境,没有人是他一招之敌。

“一群废物,也敢跟小爷动手?”

分分钟,几个孙二狗手下的几个小弟,全都躺在了地上,一个个鼻青脸肿,满身淤青。

看到这一幕,孙二狗早就傻了,他哪里见过这么凶悍的家伙,吓得屁滚尿流。

“这位小兄弟,,不……这位小爷,您手下留情……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我给您老人家赔罪……”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孙二狗,现在吓得连忙求饶道。

“你就是刚才在我对面的水果贩子吧?看小爷发财了,你眼红是不是?”

此时,杨树也认出了孙二狗正是刚才和他叫板的水果贩子。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好不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孙二狗默许道。

在场的几个小弟没想到孙二狗居然这么快就认怂了,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呵呵!饶不饶你,我说了不算,你刚才偷看叶子姐还想趁火打劫,这笔账怎么算?是卸你一条胳膊还是打断你的第三条腿呢?”

杨树,说着直接从地上捡起一个小混混的钢管。

“别……别!这位小爷,我认栽还不行吗?我赔偿您一笔钱还不行吗?”

孙二狗就是欺软怕硬的小混混,看到杨树一脸严肃的表情,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听到孙二狗要赔钱解决,刘小叶不由得心动了。

“小树,要不咱们就饶了他这一次吧,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被动手了。”

“对对,这位大姐说的没错,看在这位大姐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孙二狗连忙符合道。

“饶你可以!最低这个数!少一分也不行!”

杨树冷笑一声,伸出了两根手指。

“两千?可以!没问题!”

孙二狗激动回应着,好像自己得了多大便宜似的。

“两千块你打发叫花子呢?老子说的是两万!”

杨树斩钉截铁的说道。

“啊!两……两万!”

孙二狗紧张的瞳孔一缩,脸色铁青。

“不同意现在我就可以报警直接把你们这帮乌合之众,绳之以法,或者打断你一条腿也行!”

杨树一脸平静的说道。

“两万块!我认栽!”

孙二狗思索几秒后,咬着牙同意了杨树的要求。

杨树不慌不忙的拿出了手机,两万块支付到账,心里乐开了花,有种因祸得福的感觉。

“滚吧!以后别再让小爷看到你们几个杂碎!”

孙二狗如获大赦,连忙在小弟的搀扶下,狼狈的离开了……

“小树,你真是姐的守护神!你现在不仅仅不傻了,而且还会武术!真是厉害了!”

刘小叶毫不吝啬的夸赞着杨树,心情也很是激动。

“叶子姐,咱这叫深藏不露!我会功夫的事情,要保密!回村!”

轻车熟路,回到了青山村。

“爸妈,我们回来了。”

刚走到家门口,杨树就迫不及待的呼喊了起来。

听见儿子声音的槐花儿赶紧从屋里走了出来,杨永利也跟在后面走了出来。

“小树,叶子,你们累了吧,赶紧先喝口水。”

槐花儿拿起晾晒在门口的毛巾给杨树擦了擦汗,又用水瓢舀了半瓢水递给杨树。

“爽!”

杨树接过水瓢“咕嘟咕嘟”连灌了好几口,今天忙了一整天,滴水未进,他早就渴了。

“慢点喝,别呛着了。”

槐花儿一脸慈爱的看着杨树,轻声叮嘱着,人不管长多大,在父母眼里,都是小孩子。

“叶子,幸好这次有你帮着我们家小树卖樱桃,快屋里坐。”

杨永利招呼着刘小叶。

“爸,以后你和我妈就在家享清福吧!赚钱的事情我一个人足以!当然了今天卖樱桃也少不了叶子姐的帮忙。”

杨树自信的说道,还不忘夸了刘小叶一句。

杨永利听后,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小树,叶子你们这次去镇上卖樱桃收获咋样?”

槐花儿朝杨树身后的刘小叶看了看问道。

“哪来还有没卖完的红樱桃?红樱桃都没够卖,早就卖完了。”

杨树得意的笑道。

“什么!全都卖完了?”

槐花儿和杨永利两人瞪大了双眼,一脸的惊诧。

他俩种了一辈子地,常常去镇上卖过水果,那些城里人对他们这些乡下的农民卖的水果十分挑剔,不仅死命还价,还经常挑三拣四的。

“对啊,卖红樱桃的钱在这呢。”

杨树将口袋里的一沓沓的红票子,又将手机余额里钱给槐花儿和杨永利看了看。

“一千,两千……七千……。”

槐花儿接过现金一张一张数了起来,然后又看向杨树手机里的钱。

“那些红樱桃你卖多少钱一斤?咋一下子这么多钱,数都数不完!”

槐花儿震惊道。

“200钱一斤,总共是卖了200斤!”

杨树如实回答。

槐花儿听到杨树报的价格,不由得的愣了一下,反问道:“就算200块钱一斤,那也卖不了这么多钱啊!”

“对了,妈,还有一个傻小子半路赔偿了我们两万块钱,总共加起来差不多六万多吧!”

杨树一脸平静的说道。

“半路有人赔偿两万块是咋回事?我不会听错了吧!”槐花儿再次震惊道。

两万块在小山村可不是个小数目。

“小树,我听你这么一说,咋有点犯迷糊呢?”

杨永利走到跟前满脸的疑惑。

“爸,现在咱家有钱了,你放心这次村里没人敢小看咱们了,这钱绝对是卖樱桃赚来的,您老人家就不要问这么多了……”

第九章 第一桶金

孙二狗手下的几个小弟看到这一幕,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小子,你如果不放开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孙二狗硬着头皮说道。

“哼,今天我倒想看看,到底谁对谁不客气!”杨树冷笑,扬手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孙二狗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紧接着一个过肩摔,将孙二狗狠狠地摔在地上。

“哎哟,疼死了老子了,别……打了!”孙二狗满脸痛苦,整张脸都扭曲了,他感觉自己估计骨头都快断掉了。

在一旁的刘小叶吓得小脸煞白。

杨树根本没理他是死是活,两腿一迈就冲了上去,宛若置身无人之境,没有人是他一招之敌。

“一群废物,也敢跟小爷动手?”

分分钟,几个孙二狗手下的几个小弟,全都躺在了地上,一个个鼻青脸肿,满身淤青。

看到这一幕,孙二狗早就傻了,他哪里见过这么凶悍的家伙,吓得屁滚尿流。

“这位小兄弟,,不……这位小爷,您手下留情……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我给您老人家赔罪……”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孙二狗,现在吓得连忙求饶道。

“你就是刚才在我对面的水果贩子吧?看小爷发财了,你眼红是不是?”

此时,杨树也认出了孙二狗正是刚才和他叫板的水果贩子。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好不好?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孙二狗默许道。

在场的几个小弟没想到孙二狗居然这么快就认怂了,真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呵呵!饶不饶你,我说了不算,你刚才偷看叶子姐还想趁火打劫,这笔账怎么算?是卸你一条胳膊还是打断你的第三条腿呢?”

杨树,说着直接从地上捡起一个小混混的钢管。

“别……别!这位小爷,我认栽还不行吗?我赔偿您一笔钱还不行吗?”

孙二狗就是欺软怕硬的小混混,看到杨树一脸严肃的表情,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

听到孙二狗要赔钱解决,刘小叶不由得心动了。

“小树,要不咱们就饶了他这一次吧,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被动手了。”

“对对,这位大姐说的没错,看在这位大姐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孙二狗连忙符合道。

“饶你可以!最低这个数!少一分也不行!”

杨树冷笑一声,伸出了两根手指。

“两千?可以!没问题!”

孙二狗激动回应着,好像自己得了多大便宜似的。

“两千块你打发叫花子呢?老子说的是两万!”

杨树斩钉截铁的说道。

“啊!两……两万!”

孙二狗紧张的瞳孔一缩,脸色铁青。

“不同意现在我就可以报警直接把你们这帮乌合之众,绳之以法,或者打断你一条腿也行!”

杨树一脸平静的说道。

“两万块!我认栽!”

孙二狗思索几秒后,咬着牙同意了杨树的要求。

杨树不慌不忙的拿出了手机,两万块支付到账,心里乐开了花,有种因祸得福的感觉。

“滚吧!以后别再让小爷看到你们几个杂碎!”

孙二狗如获大赦,连忙在小弟的搀扶下,狼狈的离开了……

“小树,你真是姐的守护神!你现在不仅仅不傻了,而且还会武术!真是厉害了!”

刘小叶毫不吝啬的夸赞着杨树,心情也很是激动。

“叶子姐,咱这叫深藏不露!我会功夫的事情,要保密!回村!”

轻车熟路,回到了青山村。

“爸妈,我们回来了。”

刚走到家门口,杨树就迫不及待的呼喊了起来。

听见儿子声音的槐花儿赶紧从屋里走了出来,杨永利也跟在后面走了出来。

“小树,叶子,你们累了吧,赶紧先喝口水。”

槐花儿拿起晾晒在门口的毛巾给杨树擦了擦汗,又用水瓢舀了半瓢水递给杨树。

“爽!”

杨树接过水瓢“咕嘟咕嘟”连灌了好几口,今天忙了一整天,滴水未进,他早就渴了。

“慢点喝,别呛着了。”

槐花儿一脸慈爱的看着杨树,轻声叮嘱着,人不管长多大,在父母眼里,都是小孩子。

“叶子,幸好这次有你帮着我们家小树卖樱桃,快屋里坐。”

杨永利招呼着刘小叶。

“爸,以后你和我妈就在家享清福吧!赚钱的事情我一个人足以!当然了今天卖樱桃也少不了叶子姐的帮忙。”

杨树自信的说道,还不忘夸了刘小叶一句。

杨永利听后,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小树,叶子你们这次去镇上卖樱桃收获咋样?”

槐花儿朝杨树身后的刘小叶看了看问道。

“哪来还有没卖完的红樱桃?红樱桃都没够卖,早就卖完了。”

杨树得意的笑道。

“什么!全都卖完了?”

槐花儿和杨永利两人瞪大了双眼,一脸的惊诧。

他俩种了一辈子地,常常去镇上卖过水果,那些城里人对他们这些乡下的农民卖的水果十分挑剔,不仅死命还价,还经常挑三拣四的。

“对啊,卖红樱桃的钱在这呢。”

杨树将口袋里的一沓沓的红票子,又将手机余额里钱给槐花儿和杨永利看了看。

“一千,两千……七千……。”

槐花儿接过现金一张一张数了起来,然后又看向杨树手机里的钱。

“那些红樱桃你卖多少钱一斤?咋一下子这么多钱,数都数不完!”

槐花儿震惊道。

“200钱一斤,总共是卖了200斤!”

杨树如实回答。

槐花儿听到杨树报的价格,不由得的愣了一下,反问道:“就算200块钱一斤,那也卖不了这么多钱啊!”

“对了,妈,还有一个傻小子半路赔偿了我们两万块钱,总共加起来差不多六万多吧!”

杨树一脸平静的说道。

“半路有人赔偿两万块是咋回事?我不会听错了吧!”槐花儿再次震惊道。

两万块在小山村可不是个小数目。

“小树,我听你这么一说,咋有点犯迷糊呢?”

杨永利走到跟前满脸的疑惑。

“爸,现在咱家有钱了,你放心这次村里没人敢小看咱们了,这钱绝对是卖樱桃赚来的,您老人家就不要问这么多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