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8 23:13:57

“五分钟了?钱怎么还没转过来?不会告诉我,你朋友在山里旮旯,信号不好吧?”

“还是你想趁我们不注意开溜了?”

“告诉你没门!除非跪下来向我们道歉!”

周晓云生怕苏洛会趁机溜走,一直跟在后面,眼睛死死盯着苏洛。

这就算了,她还不嫌热闹的朝围观人群、痛斥苏洛的装笔行为。

一时间,不少人也跟着嘲笑,对着苏洛指指点点着。

“急什么呢?搞得好像我欠你们钱一样!”

苏洛冷笑出声。

本来他是想直接让人打钱过来,可想想,既然要玩,为什么不玩刺激一点呢?

“呵呵,你是不急,装到明年都行,可我们时间都宝贵着,谁有时间一直在这里等你啊!”

周晓云就认定苏洛是死鸭子嘴硬,被揭穿了还在哪里拖时间死装。

“我让你们等了吗?”

苏洛毫不客气的回怼。

“你!”

周晓云语塞,气得胸膛上下起伏着,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她恼羞成怒刚想怒喷苏洛的时候,一部运钞车朝公司外的停车场驶了进来。

一时所有人都把目光朝运钞车望过去。

很好奇好端端的运钞车来这里干嘛,他们这栋写字楼,可是没有银行网点的啊!

难不成是哪位大佬,心血来潮以现金形势发工资?

运钞车押运员下车,全副武装的警惕看着四周,接着后方又下来六个人,押着六个大箱子朝人力资源中心内部走去。

“汗!”

“我还以为你这吊丝,真的扮猪吃虎,叫运钞车送来的钞票呢!没想到,还是我想多了!”

“废物永远都是废物,永远都不可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周晓云刚开始看到运钞车的时候,紧张了一刹那,可见他们忽略了外面人群径直往里走,不由勾起嘴角的嘲讽了起来。

“你没想错,他们确实给我送钱来的!”

苏洛冷冷的看着周晓云,一步步慢慢朝屋内走进去。

扑哧!

周晓云乐了,指着苏洛大声讥笑道:“大伙听到了吗?他说运钞车是给自己送钱来的!你们信吗?”

“哈哈!吹牛也不会打草稿,真当运钞员都是瞎了眼吗?”

“渍渍!那几个大箱子,起码也得有一千万吧?他能有一千万,老子老婆都送给他。”

李靖宇还是保持着之前的态度,不屑的笑着说:“我还是那句话,钱真要是他,我脑袋随便当足球踢!”

众人都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洛,完全把他当成刷宝的孙猴子。

他们见苏洛走进内部,也连忙迈步跟了进去,看看接下来他该怎么去圆谎。

“请问谁是苏洛先生?”

运钞员们进入到内部后,环顾一圈发现空空荡荡的,人几乎都跑外面去了。

于是他们回过身子,朝着人群叫吼了一声。

人群左望望、右望望,目光锁定在几个看起来仪表堂堂,疑是‘苏洛’的人。

没有一个是落在苏洛身上,甚至连怀疑的人都没有。

这就是个看脸,看外表的浮躁社会!

“我是!”

三秒钟过去,众人忍不住起疑惑的时候,苏洛站了出来。

哗!

人群全都瞪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这怎么可能?

他不是一个人人唾弃的臭吊丝吗?

怎么突然变成能调动运钞车送钱的大佬了?

押运组长王五看了眼苏洛,接着恭恭敬敬的小跑到他面前,很是恭敬的说道:

“对不起苏先生,没能及时发现您在外面,请您原谅!”

“不碍事!”

苏洛罢罢手,以礼相待的回应:“兄弟们幸苦了,专程过来给我送一趟钱,待会一人拿两万去买烟抽!”

“谢谢苏先生!”

王五等押运员面露激动之色,也没有客气,感激起苏洛来。

他们作为押运员,给大佬送现金多了,自然明白像苏洛这种大人物,几十上百万就跟腿毛一样,微不足道。

客气,才是不给苏洛面子!

“你个骗子!”

“连运钞车都敢调来私用,就不怕连你兄弟都去牢里蹲吗?”

周晓云看到王五找上苏洛的刹那,脸蛋吓白了一下,以为真被打脸了。

当她看到苏洛大手一挥,张口就给每人两万消费,顿时就明白苏洛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这……”

众人不解,纷纷将目光望向周晓云。

周晓云面无异色,淡淡的开口解释道:

“你们觉得,一个人身上穿的衣服,加起来连一百块都不到,是有可能动不动就赏出两万块的人吗?”

“有这个钱,给自己换个行头不好吗?这八个押运员,加起来就是十六万,够买几十套上千块的牌子货了。”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这群押运员中有一个是他朋友。接着押运之便,过来给他撑撑场子。”

“所谓的打赏两万块,都只是外表装模做样罢了,待会回去,还是乖乖把钱还回去。”

众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好像也觉得周晓云说得有一些道理。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真打脸了!要知道,刚才我可发誓要将老婆送给他啊!”

“渍渍!公车私用,挪用银行资产为自己牟利,这可不是小的罪名!”

“你们快把视频录下来,待会发到网上,他们几个就全完蛋了!”

群众们了解真相后,幸灾乐祸了起来。

不少人还怂恿着曝光,这样不止苏洛,其他押运员也跟着完蛋了。

“苏先生,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王五见所有人都好像针对苏洛,不解的挠挠头,很是尴尬的笑着。

“不用跟傻子计较。”

苏洛微微一笑,出声吩咐道:“把箱子都打开了!”

咕隆!

几个箱子连续被打开,露出红灿灿的成堆钞票,现场不少人都羡慕得咽了咽口水。

还有来应聘的工人,都有种想冲上去抢了的冲动。

看到押运员拿黑漆漆的枪孔,又害怕的往后退了退。

“别装模作样了,有本事你就真把180万交给我们公司!”

周晓云非常相信自己的看人眼光,冷笑一声,继续朝苏洛挖苦道。

第26章 好大的狗胆

“五分钟了?钱怎么还没转过来?不会告诉我,你朋友在山里旮旯,信号不好吧?”

“还是你想趁我们不注意开溜了?”

“告诉你没门!除非跪下来向我们道歉!”

周晓云生怕苏洛会趁机溜走,一直跟在后面,眼睛死死盯着苏洛。

这就算了,她还不嫌热闹的朝围观人群、痛斥苏洛的装笔行为。

一时间,不少人也跟着嘲笑,对着苏洛指指点点着。

“急什么呢?搞得好像我欠你们钱一样!”

苏洛冷笑出声。

本来他是想直接让人打钱过来,可想想,既然要玩,为什么不玩刺激一点呢?

“呵呵,你是不急,装到明年都行,可我们时间都宝贵着,谁有时间一直在这里等你啊!”

周晓云就认定苏洛是死鸭子嘴硬,被揭穿了还在哪里拖时间死装。

“我让你们等了吗?”

苏洛毫不客气的回怼。

“你!”

周晓云语塞,气得胸膛上下起伏着,是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她恼羞成怒刚想怒喷苏洛的时候,一部运钞车朝公司外的停车场驶了进来。

一时所有人都把目光朝运钞车望过去。

很好奇好端端的运钞车来这里干嘛,他们这栋写字楼,可是没有银行网点的啊!

难不成是哪位大佬,心血来潮以现金形势发工资?

运钞车押运员下车,全副武装的警惕看着四周,接着后方又下来六个人,押着六个大箱子朝人力资源中心内部走去。

“汗!”

“我还以为你这吊丝,真的扮猪吃虎,叫运钞车送来的钞票呢!没想到,还是我想多了!”

“废物永远都是废物,永远都不可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周晓云刚开始看到运钞车的时候,紧张了一刹那,可见他们忽略了外面人群径直往里走,不由勾起嘴角的嘲讽了起来。

“你没想错,他们确实给我送钱来的!”

苏洛冷冷的看着周晓云,一步步慢慢朝屋内走进去。

扑哧!

周晓云乐了,指着苏洛大声讥笑道:“大伙听到了吗?他说运钞车是给自己送钱来的!你们信吗?”

“哈哈!吹牛也不会打草稿,真当运钞员都是瞎了眼吗?”

“渍渍!那几个大箱子,起码也得有一千万吧?他能有一千万,老子老婆都送给他。”

李靖宇还是保持着之前的态度,不屑的笑着说:“我还是那句话,钱真要是他,我脑袋随便当足球踢!”

众人都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洛,完全把他当成刷宝的孙猴子。

他们见苏洛走进内部,也连忙迈步跟了进去,看看接下来他该怎么去圆谎。

“请问谁是苏洛先生?”

运钞员们进入到内部后,环顾一圈发现空空荡荡的,人几乎都跑外面去了。

于是他们回过身子,朝着人群叫吼了一声。

人群左望望、右望望,目光锁定在几个看起来仪表堂堂,疑是‘苏洛’的人。

没有一个是落在苏洛身上,甚至连怀疑的人都没有。

这就是个看脸,看外表的浮躁社会!

“我是!”

三秒钟过去,众人忍不住起疑惑的时候,苏洛站了出来。

哗!

人群全都瞪大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这怎么可能?

他不是一个人人唾弃的臭吊丝吗?

怎么突然变成能调动运钞车送钱的大佬了?

押运组长王五看了眼苏洛,接着恭恭敬敬的小跑到他面前,很是恭敬的说道:

“对不起苏先生,没能及时发现您在外面,请您原谅!”

“不碍事!”

苏洛罢罢手,以礼相待的回应:“兄弟们幸苦了,专程过来给我送一趟钱,待会一人拿两万去买烟抽!”

“谢谢苏先生!”

王五等押运员面露激动之色,也没有客气,感激起苏洛来。

他们作为押运员,给大佬送现金多了,自然明白像苏洛这种大人物,几十上百万就跟腿毛一样,微不足道。

客气,才是不给苏洛面子!

“你个骗子!”

“连运钞车都敢调来私用,就不怕连你兄弟都去牢里蹲吗?”

周晓云看到王五找上苏洛的刹那,脸蛋吓白了一下,以为真被打脸了。

当她看到苏洛大手一挥,张口就给每人两万消费,顿时就明白苏洛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这……”

众人不解,纷纷将目光望向周晓云。

周晓云面无异色,淡淡的开口解释道:

“你们觉得,一个人身上穿的衣服,加起来连一百块都不到,是有可能动不动就赏出两万块的人吗?”

“有这个钱,给自己换个行头不好吗?这八个押运员,加起来就是十六万,够买几十套上千块的牌子货了。”

“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这群押运员中有一个是他朋友。接着押运之便,过来给他撑撑场子。”

“所谓的打赏两万块,都只是外表装模做样罢了,待会回去,还是乖乖把钱还回去。”

众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好像也觉得周晓云说得有一些道理。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真打脸了!要知道,刚才我可发誓要将老婆送给他啊!”

“渍渍!公车私用,挪用银行资产为自己牟利,这可不是小的罪名!”

“你们快把视频录下来,待会发到网上,他们几个就全完蛋了!”

群众们了解真相后,幸灾乐祸了起来。

不少人还怂恿着曝光,这样不止苏洛,其他押运员也跟着完蛋了。

“苏先生,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王五见所有人都好像针对苏洛,不解的挠挠头,很是尴尬的笑着。

“不用跟傻子计较。”

苏洛微微一笑,出声吩咐道:“把箱子都打开了!”

咕隆!

几个箱子连续被打开,露出红灿灿的成堆钞票,现场不少人都羡慕得咽了咽口水。

还有来应聘的工人,都有种想冲上去抢了的冲动。

看到押运员拿黑漆漆的枪孔,又害怕的往后退了退。

“别装模作样了,有本事你就真把180万交给我们公司!”

周晓云非常相信自己的看人眼光,冷笑一声,继续朝苏洛挖苦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