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9 00:26:00

见到赢袁华,聂灵苏有些不安。

前天林萧那么一闹,赢家肯定不会有好脸色的。

今天来这里,说不定是来找麻烦的。

然而,一进门,赢袁华却脸上就堆起了笑容,仿佛昨天那个拽成二五八万,还馋其身子的装逼狗男人不是他一样。

脸都快要笑出一朵花,态度也无比和颜悦色。

“哎呀!聂老板,实在不好意思,昨天有事耽搁了,没有来签合同,今天我是特地给您送合同的。”

聂灵苏愣住了。

这个态度……

还有特地来送合同,她没有听错吧?

赢家人什么时候转性了,这么好说话了?

“这是我昨晚连夜编的合同,聂老板,您看看,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您现在就可以签字了。”

“签完字,中午之前,第一批货就能到。”

惊异地接过合同,聂灵苏仔细地看了起来。

她不信赢家会这么好说话。

“这……个价格是真的吗?”

见三文鱼和龙虾等海鲜的价格竟然只有平常的一半,聂灵苏彻底不淡定了。

脸上笑容更浓,赢袁华点头道:“聂老板,这些海鲜的价格既然写进了合同里,自然是真的。”

“从现在起的一直到半年后,我们都会按照这种价格给您供货的,而且只要货一到,您可以第一个挑选货物。”

“咱们也是第一次合作,我们特地给您送了一车货,就当是见面礼了,您记得签收。”

半价?优先挑选?还有见面礼?

聂灵苏感觉她在做梦,这一切也太不真实了!

然话音刚落,一辆海鲜车就开了过来,让她签收。

见此,聂灵苏终于相信了。

这一切都是真的。

激动万分,她几乎是颤抖着手签下了合同。

这下子,餐厅就可以起死回生了!

而这一切,是因为一直以来,她那个无所事事的丈夫,这真的可能的?

“聂老板,昨晚你丈夫,带回家的女人是什么背景?”

一句话,瞬间让聂灵苏宛如雷击。

林萧,现在已经混到将其他女人都敢往家里带了?

心中一阵刺痛,眼睛更是干涩无比,聂灵苏强压下心头的火道:“赢先生,我和我丈夫的事,你一个外人……”

“哼!”

问了半天,甚至连父亲与姐姐教的离间都用上,啥都没问出来,让赢袁华无比不爽。

不都说,聂灵苏与那个废物赘婿貌合神离吗!

可聂灵苏这他还没说什么,就句句是维护……

念此,赢袁华越发不甘心。

明明差一步就是他的女人了,可偏偏……

而这一刻,林萧掌握证据,却不一次性说出目的,也如磨刀石般,让赢家觉得痛的同时,也彻底慌了。

晚间,聂家。

一进门,聂灵苏就听见了她母亲的吼声。

“饭做好了没有?没用的废物,做个饭都磨磨蹭蹭的,你想饿死我们啊?”

“还有,让你洗的衣服你洗了没有?衣服不洗完不许吃饭!”

“这就是你洗的碗吗?你觉得洗干净了吗?”

说着,聂金花就拿起碗舀了半碗洗菜的泥水。

咚——

将碗扔在案板上,泥水顿时溅起三尺高,林萧躲闪不及,几乎溅了一脸。

第6章 丈母娘的刁难

见到赢袁华,聂灵苏有些不安。

前天林萧那么一闹,赢家肯定不会有好脸色的。

今天来这里,说不定是来找麻烦的。

然而,一进门,赢袁华却脸上就堆起了笑容,仿佛昨天那个拽成二五八万,还馋其身子的装逼狗男人不是他一样。

脸都快要笑出一朵花,态度也无比和颜悦色。

“哎呀!聂老板,实在不好意思,昨天有事耽搁了,没有来签合同,今天我是特地给您送合同的。”

聂灵苏愣住了。

这个态度……

还有特地来送合同,她没有听错吧?

赢家人什么时候转性了,这么好说话了?

“这是我昨晚连夜编的合同,聂老板,您看看,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您现在就可以签字了。”

“签完字,中午之前,第一批货就能到。”

惊异地接过合同,聂灵苏仔细地看了起来。

她不信赢家会这么好说话。

“这……个价格是真的吗?”

见三文鱼和龙虾等海鲜的价格竟然只有平常的一半,聂灵苏彻底不淡定了。

脸上笑容更浓,赢袁华点头道:“聂老板,这些海鲜的价格既然写进了合同里,自然是真的。”

“从现在起的一直到半年后,我们都会按照这种价格给您供货的,而且只要货一到,您可以第一个挑选货物。”

“咱们也是第一次合作,我们特地给您送了一车货,就当是见面礼了,您记得签收。”

半价?优先挑选?还有见面礼?

聂灵苏感觉她在做梦,这一切也太不真实了!

然话音刚落,一辆海鲜车就开了过来,让她签收。

见此,聂灵苏终于相信了。

这一切都是真的。

激动万分,她几乎是颤抖着手签下了合同。

这下子,餐厅就可以起死回生了!

而这一切,是因为一直以来,她那个无所事事的丈夫,这真的可能的?

“聂老板,昨晚你丈夫,带回家的女人是什么背景?”

一句话,瞬间让聂灵苏宛如雷击。

林萧,现在已经混到将其他女人都敢往家里带了?

心中一阵刺痛,眼睛更是干涩无比,聂灵苏强压下心头的火道:“赢先生,我和我丈夫的事,你一个外人……”

“哼!”

问了半天,甚至连父亲与姐姐教的离间都用上,啥都没问出来,让赢袁华无比不爽。

不都说,聂灵苏与那个废物赘婿貌合神离吗!

可聂灵苏这他还没说什么,就句句是维护……

念此,赢袁华越发不甘心。

明明差一步就是他的女人了,可偏偏……

而这一刻,林萧掌握证据,却不一次性说出目的,也如磨刀石般,让赢家觉得痛的同时,也彻底慌了。

晚间,聂家。

一进门,聂灵苏就听见了她母亲的吼声。

“饭做好了没有?没用的废物,做个饭都磨磨蹭蹭的,你想饿死我们啊?”

“还有,让你洗的衣服你洗了没有?衣服不洗完不许吃饭!”

“这就是你洗的碗吗?你觉得洗干净了吗?”

说着,聂金花就拿起碗舀了半碗洗菜的泥水。

咚——

将碗扔在案板上,泥水顿时溅起三尺高,林萧躲闪不及,几乎溅了一脸。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