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9 00:03:03

正说着,陈哥突然间指着前面说道:

“快看那!”

闻言,我抬头一看,就在洞口处,一堆破烂堵住了去路。

“我去,这得多少啊……”

陈哥走上前查看,随即用手扇了扇空气。

“好臭!”

我三两步跑过去,仔细看了一眼,这一堆的破烂几乎都是些衣物,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蛇咬过的印记,用树枝一挑,一股浓浓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这是不是那人皮鬼说的死去村民的遗物?”

陈哥捏着鼻子问道。

“大概率是了。”

我皱着眉,讲这些东西一件一件的挑开。

“这也太多了吧,这怎么处理啊,况且按照那人皮鬼的意思,这些东西上面一定是沾了些阴灵的残念,我们怎么处理都不合适啊。”

陈哥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想到此,我急忙给柳瘸子打电话碰碰运气。

电话拨通后,我将这里的事大概说了一遍,本以为柳瘸子会对这些垃圾不感兴趣,没想到他居然说可以考虑,也是奇葩。

陈哥在一旁等着,见我喜气洋洋的过来,一脸诧异的问道:

“怎么样了?”

我将照片拍给柳瘸子后说道:

“等会儿吧,可能会有人来收。”

陈哥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瞪大了眼睛说道:

“哪个收破烂的要这些?”

我从中间扒开了一条道,走了出去,陈哥紧随其后的跟了出来,依旧是很好奇。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向周围,天已经亮了,没想到我们居然在这个小破村子里呆了一晚上,这里一片荒凉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哎,这是哪啊?”

我忍不住问道。

陈哥在我眼前来回的踱步,手里拿着一个像指南针的玩意,也同样的困惑。

“不知道,没有来过,或许,我们可能还没有出上阳村吧。”

我往后一倒,翘着二郎腿躺下说道:

“真是晦气啊……”

不一会儿,我就收到了柳瘸子的信息。

“三日后来收货,钱款已入账。”

我翻身坐起来,招呼陈哥道:

“走吧,这里事已经了了,既然没出村,我们该去看看辛蕊她们了。”

陈哥虽是好奇,但也没有多问,然后开始找回去的路。

其实到现在,我对这个突然出现的辛蕊的发小还存有一定的疑虑,他太过镇定了,有点不正常,别的不说,就像张道士,这厮还算半个风水术士呢,结果一看见些诡异的场面便吓得魂不附体。

而这个陈哥,居然毫不畏惧的直接炸车,几次三番毫不畏惧的想上去肉搏,在最危急的情况下还能镇定思考,如果不是有城府的话,那就是缺心眼了。

我一言不发的跟着他,就听见陈哥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肯定现在对我还有防备吧。”

“那不然呢?”

我也没有否认。

陈哥闻言,并没有继续下去,权当没听见,倒是我,闹了挺大的没意思。

正当我尴尬的时候,陈哥突然不动了。

“到了!”

我顺着陈哥的目光看过去,这不就是昨天我们经过的朱老三的家吗?

我俩蹑手蹑脚的如同做贼一样,溜了进去,在村子里绕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昨天我们被绑的那个地方。

我顺势躲在一出=处草堆后面,小心翼翼的向外看去,只见那虿盆之上的栏杆处,张道士和辛蕊早就不知去向。

难道他们已经将他俩扔了进去?

想到此,我在心里默默祈祷那个人皮鬼能遵守我们昨天定好的规矩。

就在此时,平地上忽然响起了一声惨叫。

朱老三扒在虿盆边上朝里面喊道:

“发生什么了?”

一连喊了好几声,底下都没人应承。

“把摄像机扔下去!”

朱老三一声令下,旁边的人拿来一根长棍上面绑着一个微型摄像机。

这朱老三挺有招啊,我心里默默想着。

不到一会儿,就听到朱老三咆哮道:

“妈的,人跑了!”

第195章死人的衣物

正说着,陈哥突然间指着前面说道:

“快看那!”

闻言,我抬头一看,就在洞口处,一堆破烂堵住了去路。

“我去,这得多少啊……”

陈哥走上前查看,随即用手扇了扇空气。

“好臭!”

我三两步跑过去,仔细看了一眼,这一堆的破烂几乎都是些衣物,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蛇咬过的印记,用树枝一挑,一股浓浓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这是不是那人皮鬼说的死去村民的遗物?”

陈哥捏着鼻子问道。

“大概率是了。”

我皱着眉,讲这些东西一件一件的挑开。

“这也太多了吧,这怎么处理啊,况且按照那人皮鬼的意思,这些东西上面一定是沾了些阴灵的残念,我们怎么处理都不合适啊。”

陈哥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想到此,我急忙给柳瘸子打电话碰碰运气。

电话拨通后,我将这里的事大概说了一遍,本以为柳瘸子会对这些垃圾不感兴趣,没想到他居然说可以考虑,也是奇葩。

陈哥在一旁等着,见我喜气洋洋的过来,一脸诧异的问道:

“怎么样了?”

我将照片拍给柳瘸子后说道:

“等会儿吧,可能会有人来收。”

陈哥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瞪大了眼睛说道:

“哪个收破烂的要这些?”

我从中间扒开了一条道,走了出去,陈哥紧随其后的跟了出来,依旧是很好奇。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向周围,天已经亮了,没想到我们居然在这个小破村子里呆了一晚上,这里一片荒凉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哎,这是哪啊?”

我忍不住问道。

陈哥在我眼前来回的踱步,手里拿着一个像指南针的玩意,也同样的困惑。

“不知道,没有来过,或许,我们可能还没有出上阳村吧。”

我往后一倒,翘着二郎腿躺下说道:

“真是晦气啊……”

不一会儿,我就收到了柳瘸子的信息。

“三日后来收货,钱款已入账。”

我翻身坐起来,招呼陈哥道:

“走吧,这里事已经了了,既然没出村,我们该去看看辛蕊她们了。”

陈哥虽是好奇,但也没有多问,然后开始找回去的路。

其实到现在,我对这个突然出现的辛蕊的发小还存有一定的疑虑,他太过镇定了,有点不正常,别的不说,就像张道士,这厮还算半个风水术士呢,结果一看见些诡异的场面便吓得魂不附体。

而这个陈哥,居然毫不畏惧的直接炸车,几次三番毫不畏惧的想上去肉搏,在最危急的情况下还能镇定思考,如果不是有城府的话,那就是缺心眼了。

我一言不发的跟着他,就听见陈哥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肯定现在对我还有防备吧。”

“那不然呢?”

我也没有否认。

陈哥闻言,并没有继续下去,权当没听见,倒是我,闹了挺大的没意思。

正当我尴尬的时候,陈哥突然不动了。

“到了!”

我顺着陈哥的目光看过去,这不就是昨天我们经过的朱老三的家吗?

我俩蹑手蹑脚的如同做贼一样,溜了进去,在村子里绕了大半天,终于找到了昨天我们被绑的那个地方。

我顺势躲在一出=处草堆后面,小心翼翼的向外看去,只见那虿盆之上的栏杆处,张道士和辛蕊早就不知去向。

难道他们已经将他俩扔了进去?

想到此,我在心里默默祈祷那个人皮鬼能遵守我们昨天定好的规矩。

就在此时,平地上忽然响起了一声惨叫。

朱老三扒在虿盆边上朝里面喊道:

“发生什么了?”

一连喊了好几声,底下都没人应承。

“把摄像机扔下去!”

朱老三一声令下,旁边的人拿来一根长棍上面绑着一个微型摄像机。

这朱老三挺有招啊,我心里默默想着。

不到一会儿,就听到朱老三咆哮道:

“妈的,人跑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