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9 02:07:00

“爸。”

见此,刘汉方神情焦急,想要扑过去。

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他父亲……

然而,我却比他更快,几乎在剩余蜡烛熄灭的瞬间,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木葫芦,已经来到刘宗堂身边。

而后,看准从刘宗堂鼻间窜出的一抹黑气,一把扑了上去!

接触到黑气的那一刻,一股无形戾气立马向我笼罩而来!

势如大山,重重压在我身上!

这一刻我有些喘不过气,尽力扒开葫芦上的口子,顺手扯下刘宗堂王蓉一根头发,塞进葫芦里。

就一瞬间的时间,黑气一溜烟跑进葫芦里。

盖上盖子,我坐到地上,长嘘一口气。

刘汉方几个人还愣在原地,过了良久方才反应过来。

“我父亲……”刘汉方怯道。

“没死。”

听到我这话,刘汉方松了口气。

“但离死不远,活死人。”

闻言,刘汉方又眼眶红了。

“大师,求你……”

不等我说完,一直躲在楼梯后面的刘佩佩扑到已经苏醒的王蓉身上。

“妈!妹妹是被爷爷害死的,这家不能待了,你离婚吧,我跟着你!”

接着,不等我欣赏完这狗血家庭伦理剧,便被人给了一万做封口费,和一堆刘倩倩生前的东西被赶了出去。

家丑不可外扬,我倒是很理解。

不过屋内战况真是很激烈,让我这在外面都能听到里面的一家三口,关于刘宗堂事情报不报警的争论。

“小子,你给我等着!”

就在我想事情时,张道长捧着手里一摞红票子,在街灯照耀下,神情阴恻恻的警告,而后离开。

夜色中,我看着他离开背影,也不高兴了。

简直区别待遇没边了,就这道士干啥啥不成,反而拿了十万。

而我,这真有本事解决事情的,就给了一百。

草!

让他定价,所以我就值一百?

我这上哪说理去!

而且,按照老店主给的规矩,前三单生意都以第一个人报价为准则遵守。

想到后面加下来两次都是一百,我只觉两眼一黑。

明明知晓我贼缺钱,这贼老天是在玩我吗!

叮——

就在这时,我手机闹铃响起。

已经清晨一点。

看着时间,在看看天色,我心猛地揪起。

而后,老店主的规矩,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上!

早上八点开店,中午十二点必须关门!

凌晨一点敞开大门,凌晨四点关门,这段时间不得在店!

而如今,我错过了开店时间。

念此,我忽然感到一股冰冷!

没照规矩做,不会出什么事吧!?

事已至此,我也顾不上管别人闲事,手上拎着装着死人一些乱七八糟的旧物,扛着实体人偶往回走。

回当铺的路上,我的眼皮一直在跳,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送一样!

一股不安的感觉,从内心深处升腾。

刘家距离当铺有相当远的一段路程。

等我回到店铺所在小巷,已经凌晨一点半了。

这巷子所在的城区,本身就是没受到改造的老城区,很多地方都没有路灯,中间还有一条十字马路。

这一片地区的人们都觉得十字路口不吉利,总是在太阳下山后,便都回到家里关上门,闭门不出。

一时之间,巷子周围,一个人影没有!

所到之处,都是一片漆黑!

只有那家当铺,还开着门,里面,还亮着灯!

可我清楚记得,在店里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开过灯!

恐怖如同蛛丝一般,萦绕在我的背后。

冷风吹打在背后,我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忍不住吞上一口唾沫。

想了想,我沉住一口气,还是决定要回店里。

毕竟这当铺,是人家老店主的。

我说白了,不过是打工的。

里面的东西少了,我可是要被问责的!

顶着坎坷不安的心情,跃过门槛,我清晰看见平日那些摆放在玻璃展柜上的那些上了年纪的香油灯,亮起一株火苗。

火苗亮度昏黄,整个店铺内部,都带着一股上了年代的气氛。

可是,谁那么闲着去把油灯点亮?

如是一想,我觉得气氛瞬间诡异了起来,便打起十二分精神,一点点注意内部环境的变化。

就在我扭头观察的时候,脖颈后面却忽然有一道缓和的气息打在皮肤上。

这感觉,像是有人在你背后呼吸一般!

瞬间让我毛骨悚然!

我能感受到那股平缓的呼吸声。

慢慢扭头过去。

这一下,差一点没把我心脏病吓出来!

第6章 破坏了规矩

“爸。”

见此,刘汉方神情焦急,想要扑过去。

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他父亲……

然而,我却比他更快,几乎在剩余蜡烛熄灭的瞬间,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木葫芦,已经来到刘宗堂身边。

而后,看准从刘宗堂鼻间窜出的一抹黑气,一把扑了上去!

接触到黑气的那一刻,一股无形戾气立马向我笼罩而来!

势如大山,重重压在我身上!

这一刻我有些喘不过气,尽力扒开葫芦上的口子,顺手扯下刘宗堂王蓉一根头发,塞进葫芦里。

就一瞬间的时间,黑气一溜烟跑进葫芦里。

盖上盖子,我坐到地上,长嘘一口气。

刘汉方几个人还愣在原地,过了良久方才反应过来。

“我父亲……”刘汉方怯道。

“没死。”

听到我这话,刘汉方松了口气。

“但离死不远,活死人。”

闻言,刘汉方又眼眶红了。

“大师,求你……”

不等我说完,一直躲在楼梯后面的刘佩佩扑到已经苏醒的王蓉身上。

“妈!妹妹是被爷爷害死的,这家不能待了,你离婚吧,我跟着你!”

接着,不等我欣赏完这狗血家庭伦理剧,便被人给了一万做封口费,和一堆刘倩倩生前的东西被赶了出去。

家丑不可外扬,我倒是很理解。

不过屋内战况真是很激烈,让我这在外面都能听到里面的一家三口,关于刘宗堂事情报不报警的争论。

“小子,你给我等着!”

就在我想事情时,张道长捧着手里一摞红票子,在街灯照耀下,神情阴恻恻的警告,而后离开。

夜色中,我看着他离开背影,也不高兴了。

简直区别待遇没边了,就这道士干啥啥不成,反而拿了十万。

而我,这真有本事解决事情的,就给了一百。

草!

让他定价,所以我就值一百?

我这上哪说理去!

而且,按照老店主给的规矩,前三单生意都以第一个人报价为准则遵守。

想到后面加下来两次都是一百,我只觉两眼一黑。

明明知晓我贼缺钱,这贼老天是在玩我吗!

叮——

就在这时,我手机闹铃响起。

已经清晨一点。

看着时间,在看看天色,我心猛地揪起。

而后,老店主的规矩,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上!

早上八点开店,中午十二点必须关门!

凌晨一点敞开大门,凌晨四点关门,这段时间不得在店!

而如今,我错过了开店时间。

念此,我忽然感到一股冰冷!

没照规矩做,不会出什么事吧!?

事已至此,我也顾不上管别人闲事,手上拎着装着死人一些乱七八糟的旧物,扛着实体人偶往回走。

回当铺的路上,我的眼皮一直在跳,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送一样!

一股不安的感觉,从内心深处升腾。

刘家距离当铺有相当远的一段路程。

等我回到店铺所在小巷,已经凌晨一点半了。

这巷子所在的城区,本身就是没受到改造的老城区,很多地方都没有路灯,中间还有一条十字马路。

这一片地区的人们都觉得十字路口不吉利,总是在太阳下山后,便都回到家里关上门,闭门不出。

一时之间,巷子周围,一个人影没有!

所到之处,都是一片漆黑!

只有那家当铺,还开着门,里面,还亮着灯!

可我清楚记得,在店里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开过灯!

恐怖如同蛛丝一般,萦绕在我的背后。

冷风吹打在背后,我如芒在背,如鲠在喉,忍不住吞上一口唾沫。

想了想,我沉住一口气,还是决定要回店里。

毕竟这当铺,是人家老店主的。

我说白了,不过是打工的。

里面的东西少了,我可是要被问责的!

顶着坎坷不安的心情,跃过门槛,我清晰看见平日那些摆放在玻璃展柜上的那些上了年纪的香油灯,亮起一株火苗。

火苗亮度昏黄,整个店铺内部,都带着一股上了年代的气氛。

可是,谁那么闲着去把油灯点亮?

如是一想,我觉得气氛瞬间诡异了起来,便打起十二分精神,一点点注意内部环境的变化。

就在我扭头观察的时候,脖颈后面却忽然有一道缓和的气息打在皮肤上。

这感觉,像是有人在你背后呼吸一般!

瞬间让我毛骨悚然!

我能感受到那股平缓的呼吸声。

慢慢扭头过去。

这一下,差一点没把我心脏病吓出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