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8 22:32:11

罗枭对于黑衣人的话倒是倍感惊讶,但是自己的记忆断代,自己对大哥是丝毫没有印象,但是如果结合自己的记忆和黑衣人的话,大哥很可能已经遭到不测。

此时的罗枭不知是该难过还是该如何。

“来吧,小先生,我现在还你一个眼睛。”

经过刚才突发的这么一档子事,本就没人接着提这个事,没想到唐瘸子自己提了起来。

小先生慢慢走了过去,用那双充满暴戾的三角眼看着他。

唐瘸子咽了口唾沫,此时的他也是倍感紧张,有点后悔提这个事。

小先生伸手拉过小男孩:“算了,这事我们算是两清。”

说完唐瘸子提着的心彻底放下了。

其实小先生自己也知道,唐瘸子舍身护住孩子,罗枭的武艺高强,若不是他们这屋里应该无人生还。

躺在茶几上的熊阔海此时微微的睁开了眼睛,随着意识慢慢清晰,他睁眼第一个看到的竟是棚顶上的黑衣人,鲜血还在不断地滴下来。

熊阔海连滚带爬的爬了起来,用手抹了把脸上的血污。

“妈的,我的牙?”熊阔海叫骂了一句,紧接着从嘴里吐出来了几颗牙齿,看来这被黑衣人的一击着实不轻。

他看了看身边的几人,目光落在了罗枭身上,他见识过罗枭的本事,也知道这黑衣人是被罗枭解决的。

“嘿嘿,小兄弟,多谢了。”

肥头大耳的熊阔海虽然不是一个精明之人,但是他不傻,深谙江湖之道的他也知道江湖事江湖了,人们无非就是要个面子而已。

几人没有就留,便离开了小先生的别墅。

在车上的几人看着唐瘸子颇为不解。

“老唐,你这不够意思啊,有个女儿,也从来没听过提过。”程笑宽坐在副驾驶眼,佯装生气的数落着唐瘸子。

“要我怎么说呢,这老唐是老狐狸,这嘴严的滴水不漏啊,哈哈哈。”吴渭也跟着应和到。

唐瘸子并没有回应,一向吊儿郎当的他却十分宠爱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儿,摸摸头,又摸摸脸,生怕有一点闪失。

“冉冉,这脸上抹的什么。”唐瘸子的言语间异常的温柔。

小姑娘满眼的灵光,脸上带着和同龄人一样的稚气,小嘴一俏,乐了:“这是那个刀疤脸叔叔让我抹的,他让我装作生病的样子,他说如果我装的像,他就给我买冰淇淋。”小姑娘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肉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童真。

唐瘸子一听到这笑了,小先生虽说是心狠,但这么多年风雨洗礼,也把他那种非人的心狠手辣给磨平了不少,一开始他就没想过伤害唐瘸子的女儿。

“小幺这小子,也是有意思。”吴渭笑了笑。

车开向郊区的医院,门口的护士早已经在门口等着,唐瘸子送走了自己的女儿,又回到了车上。

“怎么不把孩子带着。”吴渭问到。

“毕竟我这种人在江湖上走,孩子跟我不安全,孩子的病也需要治疗,我也没时间看着她,让她在医院更好点。”唐瘸子看向车窗外,冉冉还在回头看了看,笑嘻嘻的朝着唐瘸子挥了挥手。

“老唐,你女儿得的什么病。”罗枭倒是毫不犹豫的问了出来。

其实车里的这几人都想问,但是碍于唐瘸子自己没提,怕问了揭他的伤疤。

唐瘸子的脸上也是一筹莫展,叹了口气,眼圈泛红,眼睛里闪烁着。

“心脏病,要移植心脏。”

第四十章 和解

罗枭对于黑衣人的话倒是倍感惊讶,但是自己的记忆断代,自己对大哥是丝毫没有印象,但是如果结合自己的记忆和黑衣人的话,大哥很可能已经遭到不测。

此时的罗枭不知是该难过还是该如何。

“来吧,小先生,我现在还你一个眼睛。”

经过刚才突发的这么一档子事,本就没人接着提这个事,没想到唐瘸子自己提了起来。

小先生慢慢走了过去,用那双充满暴戾的三角眼看着他。

唐瘸子咽了口唾沫,此时的他也是倍感紧张,有点后悔提这个事。

小先生伸手拉过小男孩:“算了,这事我们算是两清。”

说完唐瘸子提着的心彻底放下了。

其实小先生自己也知道,唐瘸子舍身护住孩子,罗枭的武艺高强,若不是他们这屋里应该无人生还。

躺在茶几上的熊阔海此时微微的睁开了眼睛,随着意识慢慢清晰,他睁眼第一个看到的竟是棚顶上的黑衣人,鲜血还在不断地滴下来。

熊阔海连滚带爬的爬了起来,用手抹了把脸上的血污。

“妈的,我的牙?”熊阔海叫骂了一句,紧接着从嘴里吐出来了几颗牙齿,看来这被黑衣人的一击着实不轻。

他看了看身边的几人,目光落在了罗枭身上,他见识过罗枭的本事,也知道这黑衣人是被罗枭解决的。

“嘿嘿,小兄弟,多谢了。”

肥头大耳的熊阔海虽然不是一个精明之人,但是他不傻,深谙江湖之道的他也知道江湖事江湖了,人们无非就是要个面子而已。

几人没有就留,便离开了小先生的别墅。

在车上的几人看着唐瘸子颇为不解。

“老唐,你这不够意思啊,有个女儿,也从来没听过提过。”程笑宽坐在副驾驶眼,佯装生气的数落着唐瘸子。

“要我怎么说呢,这老唐是老狐狸,这嘴严的滴水不漏啊,哈哈哈。”吴渭也跟着应和到。

唐瘸子并没有回应,一向吊儿郎当的他却十分宠爱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儿,摸摸头,又摸摸脸,生怕有一点闪失。

“冉冉,这脸上抹的什么。”唐瘸子的言语间异常的温柔。

小姑娘满眼的灵光,脸上带着和同龄人一样的稚气,小嘴一俏,乐了:“这是那个刀疤脸叔叔让我抹的,他让我装作生病的样子,他说如果我装的像,他就给我买冰淇淋。”小姑娘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肉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童真。

唐瘸子一听到这笑了,小先生虽说是心狠,但这么多年风雨洗礼,也把他那种非人的心狠手辣给磨平了不少,一开始他就没想过伤害唐瘸子的女儿。

“小幺这小子,也是有意思。”吴渭笑了笑。

车开向郊区的医院,门口的护士早已经在门口等着,唐瘸子送走了自己的女儿,又回到了车上。

“怎么不把孩子带着。”吴渭问到。

“毕竟我这种人在江湖上走,孩子跟我不安全,孩子的病也需要治疗,我也没时间看着她,让她在医院更好点。”唐瘸子看向车窗外,冉冉还在回头看了看,笑嘻嘻的朝着唐瘸子挥了挥手。

“老唐,你女儿得的什么病。”罗枭倒是毫不犹豫的问了出来。

其实车里的这几人都想问,但是碍于唐瘸子自己没提,怕问了揭他的伤疤。

唐瘸子的脸上也是一筹莫展,叹了口气,眼圈泛红,眼睛里闪烁着。

“心脏病,要移植心脏。”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