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8 23:09:55

张阳也乐的看她表现,收起手机再看面前的水煎包,他畅快拿起筷子说:“侯元哥,再让老板给我加五块钱的,另外胡辣汤再给我上两碗。”

“小人得志!”侯元撇嘴骂道,但行动上却丝毫不打折扣,这点早餐钱他根本不在乎。

两人吃完早餐,在太和镇南关路口分开。

张阳挥手目送黑色宝马车消失在马路尽头,自己转身准备回村。

他刚走到南关路和东关路交叉口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

苏玲义骑着一辆白色的自行车往俊逸工程队方向驶去,这女人往那边干什么去?张阳好奇,本能跟上。

他记得,现在的俊逸工程队人去楼空,连机器都被张三、王五带人搬走了。

“奥对了,答应二虎表嫂高出市场价买她家机器呢,还没来得及去找她那个小嫂子。”

张阳一拍脑袋,顺路去俊逸工程队一趟吧,看能不能碰上黄俊逸他媳妇那个叫春的姑娘。

第一次听到陈二虎说他表嫂子的名字的时候,张阳也都无语了下,怎么有爹妈给孩子娶这样的名字?

王青春,这是黄俊逸媳妇、陈二虎表嫂的名字。

陈清淡喜欢喊这个晚辈为“小青”,他觉得套上了《白蛇传》,很有文化。

张阳心中称她为“叫春的姑娘”,这是他独享的恶趣味,大柳弯村那个吴春生,在他心中被称之为“叫春的少年”。

他腹诽着来到了俊逸工程队旧址,刚打算进去,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苏玲义举着一把扫帚点指他问:“为什么跟踪我?”

“呃!”张阳退后两步,他举着手说:“别误会,自己人。”

两人这具有戏剧化的对白,让院子里的唯一旁观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王青春美眸眨动说:“苏队长、张小神医,你们俩还真像一对冤家。”

“谁跟他冤家,倒不倒霉!”苏玲义放下扫帚,哼了声狠狠瞪了张阳一眼。

张阳无奈耸肩,跨出一步越位走到王青春身前说:“二虎嫂子,上次事儿紧急,没和您详谈,不知道你觉得啥价格合适?”

“这个不急,改天再说。”

王青春眸波流转,她点指身后说:“今天本来是我请苏队长过来勘察这块地的,既然张小神医到了,不知道张小神医有没有买下这块地使用的意思?”

“买下这里?”张阳踌躇,他觉得不太吉利。

毕竟黄俊逸那卖屁股男用过的地盘,他总觉得恶心。

王青春瞧他模样就知道些内情,尴尬说:“我知道俊逸他做的一些事有些丢人,但他也是为了我和我们的孩子,我作为妻子还是能理解他的。”

“嗯嗯,嗯嗯。”张阳忙点头,两人打哑谜,都没有跟苏玲义多解释。

苏玲义在旁主动加戏地掐腰说:“别跟他说了,这就是个穷逼,他没钱买地的。”

“呦呵!”张阳挑挑眉,“苏队长,你这话我咋就听着那么不顺耳呢?”

王青春眨了眨眼睛,她闭口不言,准备静待好事发生。

果不其然,苏玲义指指周围说:“你要有钱,证明给我看啊!”

“买下这里,虽然被我拆了点院墙和房子,但这块地规模还是不小的,至少价值几十万。”

苏玲义昂起下巴问:“张阳你一次性拿得出这么多钱吗?”

“我拿得出又怎样?拿不出又怎样?”张阳抱臂冷笑,他能听出来,苏玲义就是在激将他。

苏玲义也不怕他拆穿,直接说:“你要能买下,现在就掏钱给王姐。”

“你把人男人送入牢笼的,你出点钱把人孤儿寡母养了。”

苏玲义这次来,就是帮王青春搞钱的。

王青春家男人进牢笼了,这以后这对孤儿寡母的生活都成问题。

把机器卖给张阳,那点钱顶多够还债务的,黄俊逸手里几个工程无法如约完成,违约金怎么也是要给的。

加上和一些公司签订的供货协定,一下子不要人家的材料货物了,给人造成的损失,这钱也得赔啊!

王青春如果不用俊逸工程队这块旧址变现,她和她儿子的生活都堪忧。

真依靠陈清淡那个老流氓,估计她老公出来后,会发现她又生了个小娃娃。

王青春这才找到了苏玲义,苏玲义见她说的可怜,这才今天过来看看俊逸工程队旧址,也好琢磨把这块地卖出去,给这对孤儿寡母换点钱。

第六十九章 人去楼空

张阳也乐的看她表现,收起手机再看面前的水煎包,他畅快拿起筷子说:“侯元哥,再让老板给我加五块钱的,另外胡辣汤再给我上两碗。”

“小人得志!”侯元撇嘴骂道,但行动上却丝毫不打折扣,这点早餐钱他根本不在乎。

两人吃完早餐,在太和镇南关路口分开。

张阳挥手目送黑色宝马车消失在马路尽头,自己转身准备回村。

他刚走到南关路和东关路交叉口的时候,眼角余光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

苏玲义骑着一辆白色的自行车往俊逸工程队方向驶去,这女人往那边干什么去?张阳好奇,本能跟上。

他记得,现在的俊逸工程队人去楼空,连机器都被张三、王五带人搬走了。

“奥对了,答应二虎表嫂高出市场价买她家机器呢,还没来得及去找她那个小嫂子。”

张阳一拍脑袋,顺路去俊逸工程队一趟吧,看能不能碰上黄俊逸他媳妇那个叫春的姑娘。

第一次听到陈二虎说他表嫂子的名字的时候,张阳也都无语了下,怎么有爹妈给孩子娶这样的名字?

王青春,这是黄俊逸媳妇、陈二虎表嫂的名字。

陈清淡喜欢喊这个晚辈为“小青”,他觉得套上了《白蛇传》,很有文化。

张阳心中称她为“叫春的姑娘”,这是他独享的恶趣味,大柳弯村那个吴春生,在他心中被称之为“叫春的少年”。

他腹诽着来到了俊逸工程队旧址,刚打算进去,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苏玲义举着一把扫帚点指他问:“为什么跟踪我?”

“呃!”张阳退后两步,他举着手说:“别误会,自己人。”

两人这具有戏剧化的对白,让院子里的唯一旁观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王青春美眸眨动说:“苏队长、张小神医,你们俩还真像一对冤家。”

“谁跟他冤家,倒不倒霉!”苏玲义放下扫帚,哼了声狠狠瞪了张阳一眼。

张阳无奈耸肩,跨出一步越位走到王青春身前说:“二虎嫂子,上次事儿紧急,没和您详谈,不知道你觉得啥价格合适?”

“这个不急,改天再说。”

王青春眸波流转,她点指身后说:“今天本来是我请苏队长过来勘察这块地的,既然张小神医到了,不知道张小神医有没有买下这块地使用的意思?”

“买下这里?”张阳踌躇,他觉得不太吉利。

毕竟黄俊逸那卖屁股男用过的地盘,他总觉得恶心。

王青春瞧他模样就知道些内情,尴尬说:“我知道俊逸他做的一些事有些丢人,但他也是为了我和我们的孩子,我作为妻子还是能理解他的。”

“嗯嗯,嗯嗯。”张阳忙点头,两人打哑谜,都没有跟苏玲义多解释。

苏玲义在旁主动加戏地掐腰说:“别跟他说了,这就是个穷逼,他没钱买地的。”

“呦呵!”张阳挑挑眉,“苏队长,你这话我咋就听着那么不顺耳呢?”

王青春眨了眨眼睛,她闭口不言,准备静待好事发生。

果不其然,苏玲义指指周围说:“你要有钱,证明给我看啊!”

“买下这里,虽然被我拆了点院墙和房子,但这块地规模还是不小的,至少价值几十万。”

苏玲义昂起下巴问:“张阳你一次性拿得出这么多钱吗?”

“我拿得出又怎样?拿不出又怎样?”张阳抱臂冷笑,他能听出来,苏玲义就是在激将他。

苏玲义也不怕他拆穿,直接说:“你要能买下,现在就掏钱给王姐。”

“你把人男人送入牢笼的,你出点钱把人孤儿寡母养了。”

苏玲义这次来,就是帮王青春搞钱的。

王青春家男人进牢笼了,这以后这对孤儿寡母的生活都成问题。

把机器卖给张阳,那点钱顶多够还债务的,黄俊逸手里几个工程无法如约完成,违约金怎么也是要给的。

加上和一些公司签订的供货协定,一下子不要人家的材料货物了,给人造成的损失,这钱也得赔啊!

王青春如果不用俊逸工程队这块旧址变现,她和她儿子的生活都堪忧。

真依靠陈清淡那个老流氓,估计她老公出来后,会发现她又生了个小娃娃。

王青春这才找到了苏玲义,苏玲义见她说的可怜,这才今天过来看看俊逸工程队旧址,也好琢磨把这块地卖出去,给这对孤儿寡母换点钱。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