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5 13:37:55

陈兰再也忍不住了,她从人群当中站出来,搂住白余漫,歇斯底里地冲四周丑陋的众人喊道,“你们都住口。”

“余漫再怎么样,也是我女儿,我不允许你们这样欺负她。”陈兰即便知道自己在徒劳无功,但她也要拼死护住女儿。

周大威眼眸微微一沉,说道,“陈兰,你以为你是谁,你有本事把钱还给我呀。”

“看到你女儿这个丑八怪就觉得恶心,她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简直就是活着浪费空气,早点死了算了。”周大威厌恶地瞟了白余漫一眼,看到白余漫丑陋的面容,感觉就像吃了个死苍蝇,更加恼怒了。

陈兰红着眼,应道,“周大威,你忘了我女儿没有毁容之前,你是怎样的了吗?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追我女儿的了吗?”

提起以前的事,周大威更加恼羞成怒了,其怒吼道,“还钱,立马还钱,不还钱就把你家的房子给收了抵债。”

白余漫的奶奶李枝花一听到周大威要收房抵债,吓得哆嗦一下。

这如何了得?都怪白余漫这个赔钱货。

李枝花愤怒地抄起拐杖,一棍子恶狠狠地冲白余漫打下去。

砰!

拐杖重重地打在白余漫的身上,白余漫瘦小的胳膊当场就青了一块。

砰!

李枝花又一棍子打向陈兰。

陈兰痛叫一声,捂住被拐杖打中的手腕,痛得仿佛骨头裂开。

李枝花一脸奸诈阴狠,用拐杖指着陈兰与白余漫两人说道,“你们两个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惹周少动怒?”

人家都说人老就会面慈,但李枝花即便老到这个年纪,眼窝深深地凹下去,凶神恶煞,三角眼,鹰钩鼻,尖下巴,眼露凶光。

砰!

李枝花倚老卖老,仗着自己是陈兰的婆婆,冲着陈兰又是一棍子敲打下去。

“陈兰,你还不给周少道歉?”李枝花轻哼一声,她重重地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喝道,“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我的话你敢不听了?”

陈兰揉着手腕,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枝花这个老不死的平时装得半死不活,让人伺候,这会打人的力气一点儿都不小,拐杖打在陈兰的身上,陈兰剧痛难忍。

周大威轻哼一声,戏谑地说道,“陈兰,识相的话,就自己扇自己几巴掌,力气要大,否则,有你好看的。”

李枝花生怕周大威动怒,为了讨好周大威。

啪!

一声巨响。

李枝花一巴掌扇在陈兰的脸上,同时咄咄逼人地命令道,“还不赶紧扇自己?非要气死我才行?”

“大家快来看看这个女人,不听婆婆的话,要气死婆婆。”李枝花怒不可遏地指着陈兰,冲周围围观的村民喊道,“有这样的儿媳妇吗?不尊重长辈,道德败坏。”

啪!啪!啪!

突然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白余漫突然疯狂地扇自己的耳光,足足扇了十几下,两颊通红浮肿,这才停下来。

白余漫低着头乞求说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妈,求求你们了。”

李枝花本来就因为白余漫不是男丁而讨厌白余漫,现在对白余漫更是厌恶。

李枝花颤抖着撑着拐杖,走到白余漫身旁。

啪!

李枝花伸手一巴掌扇在白余漫的脸上。

白余漫不敢反抗,从小到大,她都生存在李枝花的刁难之下,她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要了有什么用?”

白余漫叹了叹气,平日在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她来做,但李枝花就是看她不顺眼,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是个女娃。

周大威见状,嫌弃地后退几步,她可是一点儿都不想靠近白余漫这个丑八怪

周大威故意刁难地说道,“陈兰,你想清楚没有?是还钱还是要打自己的嘴巴子?”

李枝花眼见陈兰还无动于衷,仿佛是在跟她作对,气得她牙痒痒。

李枝花哆哆嗦嗦地指着陈兰与白余漫,威胁地说道,“陈兰,你再不动手,我~我就将你们娘俩赶出门去,逐出家门。”

“余漫欠的债,我来还。”

宏亮而又震慑人心的声音响起。

牧逸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白余漫身前。

周大威愣住了,皱起眉头,脸色严肃了许多,目光小心翼翼地落在牧逸的身上。

这是何方神圣?竟敢夸下如此海口?

周大威打量着牧逸,缓缓地,周大威脸上一变。

“哈哈,原来是你这个傻逼。”周大威认出牧逸来了,他放纵嘲讽地指着牧逸,说道,“原来是你这个孤儿?去年火没有烧死你,倒是把你的脑子烧坏了吗?”

“就你这个孤儿,说什么大话?你先顾好自己的三餐吧。”周大威鄙夷地斜视着牧逸,说道,“还替人家还债,你有钱吗?你连屁都没一个。”

牧逸轻哼一声,说道,“多少钱,你说?余漫欠你多少钱,我一律替她承担。”

周大威耸了耸肩,有人替白余漫还钱,这也不错。

周大威举起右手,伸出三个手指,看着牧逸,说道,“转账还是现金?”

牧逸挠了挠后脑勺,说道,“三万块的话,那就转账吧。”

第6章 欺负2

陈兰再也忍不住了,她从人群当中站出来,搂住白余漫,歇斯底里地冲四周丑陋的众人喊道,“你们都住口。”

“余漫再怎么样,也是我女儿,我不允许你们这样欺负她。”陈兰即便知道自己在徒劳无功,但她也要拼死护住女儿。

周大威眼眸微微一沉,说道,“陈兰,你以为你是谁,你有本事把钱还给我呀。”

“看到你女儿这个丑八怪就觉得恶心,她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简直就是活着浪费空气,早点死了算了。”周大威厌恶地瞟了白余漫一眼,看到白余漫丑陋的面容,感觉就像吃了个死苍蝇,更加恼怒了。

陈兰红着眼,应道,“周大威,你忘了我女儿没有毁容之前,你是怎样的了吗?你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追我女儿的了吗?”

提起以前的事,周大威更加恼羞成怒了,其怒吼道,“还钱,立马还钱,不还钱就把你家的房子给收了抵债。”

白余漫的奶奶李枝花一听到周大威要收房抵债,吓得哆嗦一下。

这如何了得?都怪白余漫这个赔钱货。

李枝花愤怒地抄起拐杖,一棍子恶狠狠地冲白余漫打下去。

砰!

拐杖重重地打在白余漫的身上,白余漫瘦小的胳膊当场就青了一块。

砰!

李枝花又一棍子打向陈兰。

陈兰痛叫一声,捂住被拐杖打中的手腕,痛得仿佛骨头裂开。

李枝花一脸奸诈阴狠,用拐杖指着陈兰与白余漫两人说道,“你们两个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惹周少动怒?”

人家都说人老就会面慈,但李枝花即便老到这个年纪,眼窝深深地凹下去,凶神恶煞,三角眼,鹰钩鼻,尖下巴,眼露凶光。

砰!

李枝花倚老卖老,仗着自己是陈兰的婆婆,冲着陈兰又是一棍子敲打下去。

“陈兰,你还不给周少道歉?”李枝花轻哼一声,她重重地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喝道,“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我的话你敢不听了?”

陈兰揉着手腕,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枝花这个老不死的平时装得半死不活,让人伺候,这会打人的力气一点儿都不小,拐杖打在陈兰的身上,陈兰剧痛难忍。

周大威轻哼一声,戏谑地说道,“陈兰,识相的话,就自己扇自己几巴掌,力气要大,否则,有你好看的。”

李枝花生怕周大威动怒,为了讨好周大威。

啪!

一声巨响。

李枝花一巴掌扇在陈兰的脸上,同时咄咄逼人地命令道,“还不赶紧扇自己?非要气死我才行?”

“大家快来看看这个女人,不听婆婆的话,要气死婆婆。”李枝花怒不可遏地指着陈兰,冲周围围观的村民喊道,“有这样的儿媳妇吗?不尊重长辈,道德败坏。”

啪!啪!啪!

突然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白余漫突然疯狂地扇自己的耳光,足足扇了十几下,两颊通红浮肿,这才停下来。

白余漫低着头乞求说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妈,求求你们了。”

李枝花本来就因为白余漫不是男丁而讨厌白余漫,现在对白余漫更是厌恶。

李枝花颤抖着撑着拐杖,走到白余漫身旁。

啪!

李枝花伸手一巴掌扇在白余漫的脸上。

白余漫不敢反抗,从小到大,她都生存在李枝花的刁难之下,她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女娃又不能传宗接代,要了有什么用?”

白余漫叹了叹气,平日在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她来做,但李枝花就是看她不顺眼,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是个女娃。

周大威见状,嫌弃地后退几步,她可是一点儿都不想靠近白余漫这个丑八怪

周大威故意刁难地说道,“陈兰,你想清楚没有?是还钱还是要打自己的嘴巴子?”

李枝花眼见陈兰还无动于衷,仿佛是在跟她作对,气得她牙痒痒。

李枝花哆哆嗦嗦地指着陈兰与白余漫,威胁地说道,“陈兰,你再不动手,我~我就将你们娘俩赶出门去,逐出家门。”

“余漫欠的债,我来还。”

宏亮而又震慑人心的声音响起。

牧逸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白余漫身前。

周大威愣住了,皱起眉头,脸色严肃了许多,目光小心翼翼地落在牧逸的身上。

这是何方神圣?竟敢夸下如此海口?

周大威打量着牧逸,缓缓地,周大威脸上一变。

“哈哈,原来是你这个傻逼。”周大威认出牧逸来了,他放纵嘲讽地指着牧逸,说道,“原来是你这个孤儿?去年火没有烧死你,倒是把你的脑子烧坏了吗?”

“就你这个孤儿,说什么大话?你先顾好自己的三餐吧。”周大威鄙夷地斜视着牧逸,说道,“还替人家还债,你有钱吗?你连屁都没一个。”

牧逸轻哼一声,说道,“多少钱,你说?余漫欠你多少钱,我一律替她承担。”

周大威耸了耸肩,有人替白余漫还钱,这也不错。

周大威举起右手,伸出三个手指,看着牧逸,说道,“转账还是现金?”

牧逸挠了挠后脑勺,说道,“三万块的话,那就转账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