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5 00:03:02

“兄弟们我承认我刚才鬼迷心窍了,我给大家赔罪,大伙的工资奖金都发了,我还每个人都多发了一千块钱,你们赶紧帮我向博公子求求情吧,我……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屠夫们一愣,看到前不久还不可一世的王晖突然就跪在汪亦博面前向他们求饶,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大家先检查一下自己的工资对不对。”

汪亦博丝毫不去理会跪在自己身前的王晖,很是平静地说道。

“对的。”

屠夫们核实了一下,纷纷点头说道。

“那就好,大家收拾收拾就走吧,我一会儿就帮大家联系新的屠宰场,我保证大家明天都可以去新的屠宰场上班。”

汪亦博冲屠夫们笑了笑,拍了拍张凯的肩膀,就示意张凯跟着他走。

“小博……这是什么情况啊?”

张凯看着自己刚到账的工资,又看了看跪在一旁一脸血色全无的王晖,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

“秘密。”

汪亦博冲张凯,挤了挤眼睛,倒并没有说太多。

他背后利刃组织的势力……可不是张凯这种普通人能够随便了解的。

“博公子,求求你了,你看在我养了你三年的份上,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不敢了!”

看到汪亦博要走,王晖直接急眼了,也顾不上起身,跪在地上就咚咚咚地挪到了汪亦博的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道。

汪亦博一怔,原本想要置王晖于死地的他一听到王晖的话,瞬间就迟疑了。

这三年,不管王晖出于什么目的将汪亦博留在屠宰场,但就像他说的那样,他的确养了汪亦博三年,如果王晖不把他留下来,这群屠宰场的兄弟们就算再想照顾他也没有用。

“行,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

汪亦博并不是一个圣母,但是他既然受了别人的恩,他就不会见死不救。

“博公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我就知道你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

一见到汪亦博松口,王晖立刻站起身就一脸谄媚地冲汪亦博说道。

“我说给你一次机会,但是我有说让你起来了吗?”

汪亦博看了一眼王晖,冷冷地说道。

咚。

王晖表情一僵,又再度跪在了地上。

“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事情也都已经发生了,就没有回头的可能,我可以原谅你,你也可以继续当你的老板,但是鉴于你现在一头牛也拿不到了,你这屠宰场要继续开下去就必须得换一个法人,你这边是想滚蛋,还是想按我说的来?”

汪亦博想了想,便面无表情地看着王晖说道。

“听……听博公子的,博公子这边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

王晖看了汪亦博一眼,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但他一想到不按汪亦博的话做的后果,他也只能点头同意。

“行,王晖老板既然这么有诚意,那大家就留在这里继续干吧,这边王晖老板愿意将自己一半的股份交出来给大家赔罪,我就替大家做主,帮大家选一个新股东。”

汪亦博的话刚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一旁的张凯身上。

这个屠宰场里面对汪亦博最好的人自然是张凯,所有人都认为汪亦博会让张凯出任屠宰场的新股东。

“从现在开始,大龙哥就是屠宰场的新股东。”

汪亦博的话一出,瞬时在整个屠宰场引发了一阵轩然大波。

大龙哥正是站在所有屠夫最前面的那个壮硕屠夫,他看了看汪亦博,又看了看张凯,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为……为什么是我?”

“我说是你就是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汪亦博拍了拍大龙哥的肩膀,笑着说道。

汪亦博也想过把屠宰场给张凯,但一想到这三年张凯对自己的照顾,区区一个屠宰场怎么能够报答张凯的恩情?

大龙哥是一个很会照顾自己兄弟的人,自然是汪亦博心目中新股东的不二人选。

“从现在起所有屠夫工资加倍,王晖的职位降为屠宰场的保安,我会不定期派人来检查,直到我觉得他态度好到……我觉得他不用做保安为止!”

半个小时后。

迟迟没有得到王晖回应的林海,很是不爽地拨通了王晖的电话:“你踏马在搞什么?都踏马快两个小时了,你连一个屠宰工和傻子都搞不定,你踏马是干什么吃的?!”

“不好意思,现在是上班时间,麻烦你别影响我上班!”

站在保安亭里面的王晖接通林海的电话,没好气地说完这番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大龙哥慢走!”

“小林哥走好!”

“大家路上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的王晖正好看到完成一天工作的大龙哥等人从屠宰场内走出来,立刻点头哈腰地冲他们打着招呼。

林海只是江临市的富二代,而汪亦博一个电话就可以让全炎黄国的养殖场不再供应牛给他,谁的背景更强,王晖这种老舔狗怎么会看不出来?

在他眼里,就算他赖在这里当个保安……也比当林海的走狗强上千倍万倍!

“小博,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好半天后,骑着电瓶车载着汪亦博朝市区开去的张凯还是忍不住再度开口问道。

“还能是怎么一回事,不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吗?”

汪亦博看着张凯一脸震惊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出来。

“得了吧,你的心性我还不知道,平时有一口吃的都想到你凯哥,你要是有那本事怎么可能不把屠宰场股东给我?你八成是用了什么手段糊弄了王晖,反正我们工资都结了,这两天你就哪里都别去了,就老老实实呆我家躲躲风头吧!”

张凯哪相信汪亦博有这么大本事,只当汪亦博把他们都给骗了,此刻的张凯连班都不敢上了,只想带汪亦博先躲起来再说。

嘀嘀嘀。

张凯的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张凯瞥了这条短信一眼,疾驰的电瓶车突然停了下来。

“凯哥,怎么了?”

张凯突然停车,差点将汪亦博给甩出电瓶车。

“雅雅……这个时间不是还在上课吗?她怎么跑到酒店去开了一间房?”

汪亦博一愣,看了看张凯手机,赫然发现张凯手机收到的……正是一条酒店房间预定信息!

第六章节 雅雅怎么去酒店开房了?

“兄弟们我承认我刚才鬼迷心窍了,我给大家赔罪,大伙的工资奖金都发了,我还每个人都多发了一千块钱,你们赶紧帮我向博公子求求情吧,我……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屠夫们一愣,看到前不久还不可一世的王晖突然就跪在汪亦博面前向他们求饶,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大家先检查一下自己的工资对不对。”

汪亦博丝毫不去理会跪在自己身前的王晖,很是平静地说道。

“对的。”

屠夫们核实了一下,纷纷点头说道。

“那就好,大家收拾收拾就走吧,我一会儿就帮大家联系新的屠宰场,我保证大家明天都可以去新的屠宰场上班。”

汪亦博冲屠夫们笑了笑,拍了拍张凯的肩膀,就示意张凯跟着他走。

“小博……这是什么情况啊?”

张凯看着自己刚到账的工资,又看了看跪在一旁一脸血色全无的王晖,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

“秘密。”

汪亦博冲张凯,挤了挤眼睛,倒并没有说太多。

他背后利刃组织的势力……可不是张凯这种普通人能够随便了解的。

“博公子,求求你了,你看在我养了你三年的份上,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不敢了!”

看到汪亦博要走,王晖直接急眼了,也顾不上起身,跪在地上就咚咚咚地挪到了汪亦博的脚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道。

汪亦博一怔,原本想要置王晖于死地的他一听到王晖的话,瞬间就迟疑了。

这三年,不管王晖出于什么目的将汪亦博留在屠宰场,但就像他说的那样,他的确养了汪亦博三年,如果王晖不把他留下来,这群屠宰场的兄弟们就算再想照顾他也没有用。

“行,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

汪亦博并不是一个圣母,但是他既然受了别人的恩,他就不会见死不救。

“博公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我就知道你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

一见到汪亦博松口,王晖立刻站起身就一脸谄媚地冲汪亦博说道。

“我说给你一次机会,但是我有说让你起来了吗?”

汪亦博看了一眼王晖,冷冷地说道。

咚。

王晖表情一僵,又再度跪在了地上。

“既然话已经说出去了,事情也都已经发生了,就没有回头的可能,我可以原谅你,你也可以继续当你的老板,但是鉴于你现在一头牛也拿不到了,你这屠宰场要继续开下去就必须得换一个法人,你这边是想滚蛋,还是想按我说的来?”

汪亦博想了想,便面无表情地看着王晖说道。

“听……听博公子的,博公子这边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

王晖看了汪亦博一眼,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但他一想到不按汪亦博的话做的后果,他也只能点头同意。

“行,王晖老板既然这么有诚意,那大家就留在这里继续干吧,这边王晖老板愿意将自己一半的股份交出来给大家赔罪,我就替大家做主,帮大家选一个新股东。”

汪亦博的话刚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一旁的张凯身上。

这个屠宰场里面对汪亦博最好的人自然是张凯,所有人都认为汪亦博会让张凯出任屠宰场的新股东。

“从现在开始,大龙哥就是屠宰场的新股东。”

汪亦博的话一出,瞬时在整个屠宰场引发了一阵轩然大波。

大龙哥正是站在所有屠夫最前面的那个壮硕屠夫,他看了看汪亦博,又看了看张凯,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为……为什么是我?”

“我说是你就是你,想那么多做什么!”

汪亦博拍了拍大龙哥的肩膀,笑着说道。

汪亦博也想过把屠宰场给张凯,但一想到这三年张凯对自己的照顾,区区一个屠宰场怎么能够报答张凯的恩情?

大龙哥是一个很会照顾自己兄弟的人,自然是汪亦博心目中新股东的不二人选。

“从现在起所有屠夫工资加倍,王晖的职位降为屠宰场的保安,我会不定期派人来检查,直到我觉得他态度好到……我觉得他不用做保安为止!”

半个小时后。

迟迟没有得到王晖回应的林海,很是不爽地拨通了王晖的电话:“你踏马在搞什么?都踏马快两个小时了,你连一个屠宰工和傻子都搞不定,你踏马是干什么吃的?!”

“不好意思,现在是上班时间,麻烦你别影响我上班!”

站在保安亭里面的王晖接通林海的电话,没好气地说完这番话,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大龙哥慢走!”

“小林哥走好!”

“大家路上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的王晖正好看到完成一天工作的大龙哥等人从屠宰场内走出来,立刻点头哈腰地冲他们打着招呼。

林海只是江临市的富二代,而汪亦博一个电话就可以让全炎黄国的养殖场不再供应牛给他,谁的背景更强,王晖这种老舔狗怎么会看不出来?

在他眼里,就算他赖在这里当个保安……也比当林海的走狗强上千倍万倍!

“小博,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好半天后,骑着电瓶车载着汪亦博朝市区开去的张凯还是忍不住再度开口问道。

“还能是怎么一回事,不就是你看到的那样吗?”

汪亦博看着张凯一脸震惊的模样,不由得笑了出来。

“得了吧,你的心性我还不知道,平时有一口吃的都想到你凯哥,你要是有那本事怎么可能不把屠宰场股东给我?你八成是用了什么手段糊弄了王晖,反正我们工资都结了,这两天你就哪里都别去了,就老老实实呆我家躲躲风头吧!”

张凯哪相信汪亦博有这么大本事,只当汪亦博把他们都给骗了,此刻的张凯连班都不敢上了,只想带汪亦博先躲起来再说。

嘀嘀嘀。

张凯的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张凯瞥了这条短信一眼,疾驰的电瓶车突然停了下来。

“凯哥,怎么了?”

张凯突然停车,差点将汪亦博给甩出电瓶车。

“雅雅……这个时间不是还在上课吗?她怎么跑到酒店去开了一间房?”

汪亦博一愣,看了看张凯手机,赫然发现张凯手机收到的……正是一条酒店房间预定信息!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