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5 10:06:00

下一刻,两人开着路虎,到了一个叫锦绣花园的小区门口。

一看就是高档住宅小区,已经快到午夜,没有任何证件,进去肯定不可能,不锈钢的伸缩门,足有一米多高。

“冲进去。”小荷平淡的说道。

安易看了小荷一眼,“你让我冲进去?你确定?你想让我今晚在班房里过?到处都是监控?”

安易忽略了一个问题,他一冲动就忘了小荷的身份,也忘了,这辆车子,是小荷的。

“真要坐班房,我陪你。”小荷意外的对安易笑了一个,很魅惑。

安易就像心智失灵了,想都没有多想,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很狂放的,直接冲向了门岗的伸缩门。

没有任何声响,更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保安,当车子停在一栋楼房的阴影里,安易都感觉在梦里一样。

小区里都是花园洋房,一楼都是带一个小花园的,小荷指着左手边的一个花园。

“安易,看到没有,小花园里,有两个人,交给你了。”

安易伸着脖子,瞅了一眼,发现小荷指定的那个小花园里,有人抽烟,很暗的光点,一明一灭的。

“你要我怎么做?不要杀人好不好?”安易还是很作难。

“死活不论,随你高兴,他们身上有东西,我不能和他们接触,屋里的人,我来对付。”小荷警惕的,一直盯着那边。

安易还是忍不住问道:“小荷,屋里是什么人?你不要滥杀无辜好不好?”

“动手,别废话了。”小荷说着,拉了安易一把,顺手给安易手里,塞了一把很大的扳手,两人下车。

安易没有退路,在美女面前要是装怂,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

安易拿着扳手,向前一冲,突然感觉自己浑身是劲,一个跨步,身体就像失重一样,轻松的越过了足有两米高的围栏。

小花园里面,确实有两个黑衣男人,在沉闷的低头抽烟,显然,两个男人不是这家主人的保镖,而是监视着这个家。

突然发现面前人影一晃。

两个黑衣男人立刻站起来,反应速度超级的快。

但是,他们快,安易更快,安易也稀里糊涂的,不知道是不是身体,所谓的纯阳之气在起作用。

安易就感觉身体轻盈,力量充沛,而且,非要有揍人的冲动。

所以,两个黑衣人刚站起身,安易手里的扳手,左右开弓,已经准确的击中了两人。

两声倒地的轻微响动之后,安易双脚落地。

“搞定”,安易没想到这么容易,连小荷都害怕的两个家伙,身上有什么东西?能让一个女妖害怕?

安易刚蹲下,想搜搜身,就感觉自己头顶也是人影晃动,显然是小荷,小荷没有管安易,直接飞扑进了屋子。

安易摇摇头,觉得自己的行为,太离谱,太奇怪了,今晚竟然做出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

胡乱想着,顺便搜了两个晕菜的黑衣男人,两个身上,没有任何财物,更没有任何武器。

但是,安易从两人身上,各搜出了一块腰牌。

腰牌是木制的,只有火柴盒大小,对着路灯的亮光,安易看到腰牌正面,雕刻的是一只虎头,背面是编号。

一块是071,另一块是072。

腰牌的质地很高级,手感很好,安易直接揣进兜里,这东西,这么神秘,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里面的客厅里,灯光很暗淡,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睡衣。

女人枯坐着,没有看电视,也没有玩手机,只是过一会儿,就看一眼墙上的挂钟,显然是在等人。

小荷飞身扑进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一掌就将坐着的女人抽飞了起来。

女人被突然的攻击,吓傻了,落下砸碎了旁边的一个,空气加湿的玻璃器具。

“哗啦”一声,女人瘫坐在地上,鼻子嘴里,都是血迹,小荷的这一掌,太狠了。

女人满眼惊恐的看着小荷,一身都在颤抖。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冲进了我的家?”女人断断续续的问。

血腥的味道,让小荷立刻变得无比兴奋,狠戾。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就是高明的女人?你在等他?”

小荷上前一步,逼近了女人,又抽了女人一个嘴巴,阴冷的问道。

女人吐着血沫,反而强硬的反问。

“我,我是高明的妻子,我丈夫怎么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丈夫怎么了?高明那个王八蛋,助纣为虐,草菅人命,他该死,你们一家都该死。”小荷眼露凶光,照着女人又是一脚。

“不,不,你一定弄错了,我丈夫是一个好医生,好丈夫,好父亲,你不能污蔑他?”女人虽然疼的咧嘴,但是依然在为丈夫辩解。

“呵呵呵,你这个愚蠢的女人,竟然还被蒙在鼓励,也罢,你现在就去见他,亲口问他吧,我懒得和你啰嗦了。”

喜欢说着,直接一把揪住了女人的头,将他提起来,然后,另一只手,卡住了女人的脖子。

也许只需要几十秒,女人就会命丧当场,突然,在小荷的身后,响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姐姐,你不要杀我的妈妈,求求你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这个声音,分外清晰。

小荷一怔,急忙回头,发现在她身后的楼梯上,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正定定的看着她!

第9章 血的味道

下一刻,两人开着路虎,到了一个叫锦绣花园的小区门口。

一看就是高档住宅小区,已经快到午夜,没有任何证件,进去肯定不可能,不锈钢的伸缩门,足有一米多高。

“冲进去。”小荷平淡的说道。

安易看了小荷一眼,“你让我冲进去?你确定?你想让我今晚在班房里过?到处都是监控?”

安易忽略了一个问题,他一冲动就忘了小荷的身份,也忘了,这辆车子,是小荷的。

“真要坐班房,我陪你。”小荷意外的对安易笑了一个,很魅惑。

安易就像心智失灵了,想都没有多想,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很狂放的,直接冲向了门岗的伸缩门。

没有任何声响,更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保安,当车子停在一栋楼房的阴影里,安易都感觉在梦里一样。

小区里都是花园洋房,一楼都是带一个小花园的,小荷指着左手边的一个花园。

“安易,看到没有,小花园里,有两个人,交给你了。”

安易伸着脖子,瞅了一眼,发现小荷指定的那个小花园里,有人抽烟,很暗的光点,一明一灭的。

“你要我怎么做?不要杀人好不好?”安易还是很作难。

“死活不论,随你高兴,他们身上有东西,我不能和他们接触,屋里的人,我来对付。”小荷警惕的,一直盯着那边。

安易还是忍不住问道:“小荷,屋里是什么人?你不要滥杀无辜好不好?”

“动手,别废话了。”小荷说着,拉了安易一把,顺手给安易手里,塞了一把很大的扳手,两人下车。

安易没有退路,在美女面前要是装怂,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

安易拿着扳手,向前一冲,突然感觉自己浑身是劲,一个跨步,身体就像失重一样,轻松的越过了足有两米高的围栏。

小花园里面,确实有两个黑衣男人,在沉闷的低头抽烟,显然,两个男人不是这家主人的保镖,而是监视着这个家。

突然发现面前人影一晃。

两个黑衣男人立刻站起来,反应速度超级的快。

但是,他们快,安易更快,安易也稀里糊涂的,不知道是不是身体,所谓的纯阳之气在起作用。

安易就感觉身体轻盈,力量充沛,而且,非要有揍人的冲动。

所以,两个黑衣人刚站起身,安易手里的扳手,左右开弓,已经准确的击中了两人。

两声倒地的轻微响动之后,安易双脚落地。

“搞定”,安易没想到这么容易,连小荷都害怕的两个家伙,身上有什么东西?能让一个女妖害怕?

安易刚蹲下,想搜搜身,就感觉自己头顶也是人影晃动,显然是小荷,小荷没有管安易,直接飞扑进了屋子。

安易摇摇头,觉得自己的行为,太离谱,太奇怪了,今晚竟然做出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

胡乱想着,顺便搜了两个晕菜的黑衣男人,两个身上,没有任何财物,更没有任何武器。

但是,安易从两人身上,各搜出了一块腰牌。

腰牌是木制的,只有火柴盒大小,对着路灯的亮光,安易看到腰牌正面,雕刻的是一只虎头,背面是编号。

一块是071,另一块是072。

腰牌的质地很高级,手感很好,安易直接揣进兜里,这东西,这么神秘,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里面的客厅里,灯光很暗淡,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睡衣。

女人枯坐着,没有看电视,也没有玩手机,只是过一会儿,就看一眼墙上的挂钟,显然是在等人。

小荷飞身扑进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一掌就将坐着的女人抽飞了起来。

女人被突然的攻击,吓傻了,落下砸碎了旁边的一个,空气加湿的玻璃器具。

“哗啦”一声,女人瘫坐在地上,鼻子嘴里,都是血迹,小荷的这一掌,太狠了。

女人满眼惊恐的看着小荷,一身都在颤抖。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冲进了我的家?”女人断断续续的问。

血腥的味道,让小荷立刻变得无比兴奋,狠戾。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就是高明的女人?你在等他?”

小荷上前一步,逼近了女人,又抽了女人一个嘴巴,阴冷的问道。

女人吐着血沫,反而强硬的反问。

“我,我是高明的妻子,我丈夫怎么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丈夫怎么了?高明那个王八蛋,助纣为虐,草菅人命,他该死,你们一家都该死。”小荷眼露凶光,照着女人又是一脚。

“不,不,你一定弄错了,我丈夫是一个好医生,好丈夫,好父亲,你不能污蔑他?”女人虽然疼的咧嘴,但是依然在为丈夫辩解。

“呵呵呵,你这个愚蠢的女人,竟然还被蒙在鼓励,也罢,你现在就去见他,亲口问他吧,我懒得和你啰嗦了。”

喜欢说着,直接一把揪住了女人的头,将他提起来,然后,另一只手,卡住了女人的脖子。

也许只需要几十秒,女人就会命丧当场,突然,在小荷的身后,响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

“姐姐,你不要杀我的妈妈,求求你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这个声音,分外清晰。

小荷一怔,急忙回头,发现在她身后的楼梯上,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正定定的看着她!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