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5 09:35:27

不等唐浣纱他们下车,萧然便笑着迎了上来。

萧然仍和唐浣纱印象里的萧然差不多,依旧是气宇轩昂,英俊潇洒,只是这些年海外漂泊的苦难在他的脸上刻下了岁月的痕迹。

现在的萧然,看起来就像一个成熟的外商,梳着一头清爽干净的短发,白皙光洁的脸庞棱角分明,搭配着真丝蓝色修身西装,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种闲适优雅的感觉。

“好久不见了。”

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别的原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他就这么直直地望着唐浣纱,仿佛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

正当唐浣纱让他盯得有点不好意思的时候,王婷一下插进两人中间。

她歪着头打趣道:“我说萧大主席,你的眼中就只有浣纱吗?”

萧然如梦方醒般露出一个爽朗笑容:“当然还有我们的王同学和陈同学啦,好久不见,快请进。”

他侧了侧身子,引众人步入城堡。

当唐浣纱经过他身边时,萧然忽然凑过来低声耳语:“宴会结束后,我在顶楼等你。”

唐浣纱只觉心脏猛地扑通跳了一下,她回过头来看着萧然。

然而萧然仍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面带笑容的迎接往来客人。

大厅里宾客如织,人头攒动,随处可见三五个人聚在一起打招呼寒暄。

王婷告诉唐浣纱,这次聚会将他们这一届不少高中同学都叫过来了,他们以前的老师也有很多过来捧场,现在城堡里大概有近400人。

两人去前台那里领了房间钥匙,正准备回房梳洗一番。

忽然,唐浣纱的眼睛在人群中不经意地瞟见一个人。

那个人在人群中是那么地不显眼,一头蓬乱的卷发,普通的T恤,脸上挂着一丝慵懒的笑容。

是周也!

他此时正靠在厅堂角落的一把椅子上,笑眯眯得看着往来人群,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在唐浣纱发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唐浣纱。

他笑着冲唐浣纱摆了摆手,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唐浣纱咬了咬嘴唇,将行李递给一旁的王婷。

“帮我个忙,把行李带到我的房间。”

说完,她就在王婷错愕的注视下向周也走去。

那边的周也仍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仍一脸傻笑的看着唐浣纱。

直到唐浣纱走进他才发现,唐浣纱双眼似乎能喷出火来,一脸要把他生吞活剥的表情。

他赶忙摆出一副举手投降的姿势。

“投降,投降,你听我解释。”

可唐浣纱才不管他的哀求,拧着他的耳朵便把他拽离大厅。

这一幕被门口的萧然尽收眼底,他就这样静静伫立着,谁也猜不透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他那深邃乌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凉意。

“疼,疼,疼,你先放手呗。”

唐浣纱浑然不顾周也龇牙咧嘴的哀求,直将他拖到城堡一处偏僻的庭院。

这庭院位于城堡角落的一隅,地处幽静,四下空荡无人。

庭院中间的花坛里插着几根已然凋零的花枝,满地昏黄的落叶给庭院添上一抹萧瑟的感觉。

唐浣纱一把将周也推到花坛上,站在他身前直直盯着他双眼。

她尽力抑制着不让眼泪夺眶而出,双唇紧紧抿着,全身微微颤抖。

“你不是要解释么?我听着。”

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但不争气的嘴巴还是暴露了她那动摇的心情——说出来的每个字都让人感觉她下一秒要哭出来。

周也揉了揉通红的耳朵,苦笑道:“你这句欢迎回来说得够别致的。”

“呸,不要脸,谁欢迎你回来,你现在就滚,滚得越远越好。”

唐浣纱涨红了脸,攥起拳头就要打周也。

没想到周也一下就闪了过去,围着花坛跑了起来。

边跑还边火上浇油:“你知道吗?我现在很庆幸和你搭档,逗你可比逗老王那个闷葫芦有意思多了。”

一个花盆飞了过来。

“我去,这要我命啊,你这也太开不起玩笑了。”

又一个花盆飞了过来。

“好好好,我不跑了,咱们好久没见啦,和平第一哈。”

周也停下了脚步。

可是唐浣纱这时却终于忍不住了,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

她的声音颤抖着:“你知不知道,你那天消失不见以后我多担心,到处都联系不上你,我以为你。。。你遭遇不测了。”

说着她开始低头抽泣起来。

周也一下子慌了手脚,他哄女孩子的经验为零,现在如果让他在安慰哭得梨花带雨的唐浣纱和面对十八层地狱这两个选项里选一个,他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这。。这。。你先别哭了好么?我从头跟你说。”

他的手不安地晃动着,不知应该放在唐浣纱起伏的肩膀上?还是摸一下她的头?或者握住她的手?

最后他索性揣在自己的裤兜里。。。

“其实那天,是社长来把我救走了。”

久别重逢

不等唐浣纱他们下车,萧然便笑着迎了上来。

萧然仍和唐浣纱印象里的萧然差不多,依旧是气宇轩昂,英俊潇洒,只是这些年海外漂泊的苦难在他的脸上刻下了岁月的痕迹。

现在的萧然,看起来就像一个成熟的外商,梳着一头清爽干净的短发,白皙光洁的脸庞棱角分明,搭配着真丝蓝色修身西装,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一种闲适优雅的感觉。

“好久不见了。”

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别的原因,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他就这么直直地望着唐浣纱,仿佛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

正当唐浣纱让他盯得有点不好意思的时候,王婷一下插进两人中间。

她歪着头打趣道:“我说萧大主席,你的眼中就只有浣纱吗?”

萧然如梦方醒般露出一个爽朗笑容:“当然还有我们的王同学和陈同学啦,好久不见,快请进。”

他侧了侧身子,引众人步入城堡。

当唐浣纱经过他身边时,萧然忽然凑过来低声耳语:“宴会结束后,我在顶楼等你。”

唐浣纱只觉心脏猛地扑通跳了一下,她回过头来看着萧然。

然而萧然仍和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面带笑容的迎接往来客人。

大厅里宾客如织,人头攒动,随处可见三五个人聚在一起打招呼寒暄。

王婷告诉唐浣纱,这次聚会将他们这一届不少高中同学都叫过来了,他们以前的老师也有很多过来捧场,现在城堡里大概有近400人。

两人去前台那里领了房间钥匙,正准备回房梳洗一番。

忽然,唐浣纱的眼睛在人群中不经意地瞟见一个人。

那个人在人群中是那么地不显眼,一头蓬乱的卷发,普通的T恤,脸上挂着一丝慵懒的笑容。

是周也!

他此时正靠在厅堂角落的一把椅子上,笑眯眯得看着往来人群,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在唐浣纱发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唐浣纱。

他笑着冲唐浣纱摆了摆手,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唐浣纱咬了咬嘴唇,将行李递给一旁的王婷。

“帮我个忙,把行李带到我的房间。”

说完,她就在王婷错愕的注视下向周也走去。

那边的周也仍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仍一脸傻笑的看着唐浣纱。

直到唐浣纱走进他才发现,唐浣纱双眼似乎能喷出火来,一脸要把他生吞活剥的表情。

他赶忙摆出一副举手投降的姿势。

“投降,投降,你听我解释。”

可唐浣纱才不管他的哀求,拧着他的耳朵便把他拽离大厅。

这一幕被门口的萧然尽收眼底,他就这样静静伫立着,谁也猜不透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他那深邃乌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凉意。

“疼,疼,疼,你先放手呗。”

唐浣纱浑然不顾周也龇牙咧嘴的哀求,直将他拖到城堡一处偏僻的庭院。

这庭院位于城堡角落的一隅,地处幽静,四下空荡无人。

庭院中间的花坛里插着几根已然凋零的花枝,满地昏黄的落叶给庭院添上一抹萧瑟的感觉。

唐浣纱一把将周也推到花坛上,站在他身前直直盯着他双眼。

她尽力抑制着不让眼泪夺眶而出,双唇紧紧抿着,全身微微颤抖。

“你不是要解释么?我听着。”

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冰冰的,但不争气的嘴巴还是暴露了她那动摇的心情——说出来的每个字都让人感觉她下一秒要哭出来。

周也揉了揉通红的耳朵,苦笑道:“你这句欢迎回来说得够别致的。”

“呸,不要脸,谁欢迎你回来,你现在就滚,滚得越远越好。”

唐浣纱涨红了脸,攥起拳头就要打周也。

没想到周也一下就闪了过去,围着花坛跑了起来。

边跑还边火上浇油:“你知道吗?我现在很庆幸和你搭档,逗你可比逗老王那个闷葫芦有意思多了。”

一个花盆飞了过来。

“我去,这要我命啊,你这也太开不起玩笑了。”

又一个花盆飞了过来。

“好好好,我不跑了,咱们好久没见啦,和平第一哈。”

周也停下了脚步。

可是唐浣纱这时却终于忍不住了,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

她的声音颤抖着:“你知不知道,你那天消失不见以后我多担心,到处都联系不上你,我以为你。。。你遭遇不测了。”

说着她开始低头抽泣起来。

周也一下子慌了手脚,他哄女孩子的经验为零,现在如果让他在安慰哭得梨花带雨的唐浣纱和面对十八层地狱这两个选项里选一个,他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这。。这。。你先别哭了好么?我从头跟你说。”

他的手不安地晃动着,不知应该放在唐浣纱起伏的肩膀上?还是摸一下她的头?或者握住她的手?

最后他索性揣在自己的裤兜里。。。

“其实那天,是社长来把我救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