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5 10:50:26

邵景学笑着说:“小丁,你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建筑材料这东西,只要质量合格,用谁的都一样,你还客气什么?”

“嗯,那也要谢谢您!”

丁凡站了起来,把卡塞给邵景学:“我不能要这么多钱,您拿着,我和我朋友说一下去,明天去找您,行吗?”

“钱你一定要拿着!”

邵景学把卡塞了回来,看了看时间:“今天晚了点儿,正好明天你带着朋友去找我,好好请你一顿!”

丁凡推了两次,还是被塞回来,只能拿着了,被一家人送出来。

下楼时,丁凡就拿出电话,正要给商姐拨打过去,电话就响了起来,正是商姐打来的:“商姐,你在哪儿?”

“我回来了!”

商冰语的声音略带哽咽:“小凡,你······没生气吧?怎么没回来?”

“我马上就回去了!”

丁凡高兴的说:“一会儿见面我和你说,有好消息了!”

商冰语那边轻叹一声,挂断了电话。

丁凡拦了一辆车,回到家迅速跑上楼。

客厅里漆黑一片,商冰语的房间里亮着灯。

丁凡轻轻敲了敲门,推门进来。

商冰语趴在床上,穿着一套格子睡衣,仍旧难掩妙曼的身材,就连露出来的脚踝,都那么白皙、浑圆。

以往自己心里,只装着陶玥,根本就没留意商冰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是不是因为自己对陶玥的憎恶和失望,看谁都那么漂亮?

丁凡觉得不是,无论从相貌、身材、性格、举止等方面,陶玥都无法和眼前的商冰语相比!

商冰语的肩头,还略微的耸动着,让丁凡的心,也跟着抽搐:“商姐,你哭了?”

“小凡,你回来了!”

商冰语的大眼睛略微红肿,声音还略带哽咽:“对不起,今天不该带你回去,让你受委曲了!”

“没事儿!”

丁凡连忙说:“商姐,我刚刚认识了邵景学董事长,和他说过咱们家泰丰建材公司的事儿,邵董推掉了章兵他爸的三栋楼,十栋楼都给咱们了,现在就回去找叔叔!”

“不用了!”

商冰语坐了起来,轻叹一声:“我已经答应了章兵!”

“啊?”

丁凡呆住了,半晌才回过神儿来:“我走了之后,你就答应了?”

“我家人的眼中只有利益,我对他们······很失望,答应下来,也算我帮家里一把。”

商冰语的大眼睛有些茫然:“小凡,不是一个单子就能改变的,算了吧,谢谢你!”

丁凡懵了,这是什么话?

为了帮家里一把,就和章兵那样的人在一起?

是不是······商姐不知道自己和陶玥的事儿,认为和自己也不可能,这才对一切都绝望了?

“商姐,我和······”

“小凡,你去休息吧!”

商冰语又是一声轻叹:“姐也想早点儿睡!”

丁凡想说,我和我女友已经彻底的完事儿了,可这话还不好说,昨天刚刚结束的,今天就开始追商姐,自己知道不是违心的,商姐会怎么想?

好在这话被打断,商姐也下了逐客令。

丁凡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转身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来。

越想心里越难受,商姐这么好一个人,就这么和那个章兵了?

自己还没法和商姐解释,已经和女友分手了,那女友,根本不值得自己去守候、呵护!

说起来也怪自己,如果早些发现电话没电了,充上电,那邵景学的电话,不是早就打进来了,也早认识邵景学!

晚上自己也不会受他们家的窝囊气,可世上······有后悔药啊!

丁凡脑子里灵光一闪,跳崖?

不,不是跳崖,是进入异境,挽回已经过去的一天,一切都重新开始,那么一切又将改变!

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自己也不用担心无法解释,更不会陷入眼前的境地!

丁凡一下子跳下床来,穿好衣服,悄无声息的出了房间,推开房门,快步下楼。

凉爽的夜风迎面吹来,丁凡感觉浑身上下都很爽。

一会儿进入异境,再次出来,一切都将重来了!

昨天还是非常完美的,自己谈成了业务,救了人,看穿陶玥那恶毒女人的真面目,就从今天一早重新开始,首要任务就是把电话充上电,等待邵景学邵董打进来。

脚下的步伐都轻快很多,没用多久,就来到无忧崖上。

这位置已经很熟悉了,丁凡充满期待,面带笑容,纵身一跃而下!

第二十四章 世上有后悔药

邵景学笑着说:“小丁,你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建筑材料这东西,只要质量合格,用谁的都一样,你还客气什么?”

“嗯,那也要谢谢您!”

丁凡站了起来,把卡塞给邵景学:“我不能要这么多钱,您拿着,我和我朋友说一下去,明天去找您,行吗?”

“钱你一定要拿着!”

邵景学把卡塞了回来,看了看时间:“今天晚了点儿,正好明天你带着朋友去找我,好好请你一顿!”

丁凡推了两次,还是被塞回来,只能拿着了,被一家人送出来。

下楼时,丁凡就拿出电话,正要给商姐拨打过去,电话就响了起来,正是商姐打来的:“商姐,你在哪儿?”

“我回来了!”

商冰语的声音略带哽咽:“小凡,你······没生气吧?怎么没回来?”

“我马上就回去了!”

丁凡高兴的说:“一会儿见面我和你说,有好消息了!”

商冰语那边轻叹一声,挂断了电话。

丁凡拦了一辆车,回到家迅速跑上楼。

客厅里漆黑一片,商冰语的房间里亮着灯。

丁凡轻轻敲了敲门,推门进来。

商冰语趴在床上,穿着一套格子睡衣,仍旧难掩妙曼的身材,就连露出来的脚踝,都那么白皙、浑圆。

以往自己心里,只装着陶玥,根本就没留意商冰语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是不是因为自己对陶玥的憎恶和失望,看谁都那么漂亮?

丁凡觉得不是,无论从相貌、身材、性格、举止等方面,陶玥都无法和眼前的商冰语相比!

商冰语的肩头,还略微的耸动着,让丁凡的心,也跟着抽搐:“商姐,你哭了?”

“小凡,你回来了!”

商冰语的大眼睛略微红肿,声音还略带哽咽:“对不起,今天不该带你回去,让你受委曲了!”

“没事儿!”

丁凡连忙说:“商姐,我刚刚认识了邵景学董事长,和他说过咱们家泰丰建材公司的事儿,邵董推掉了章兵他爸的三栋楼,十栋楼都给咱们了,现在就回去找叔叔!”

“不用了!”

商冰语坐了起来,轻叹一声:“我已经答应了章兵!”

“啊?”

丁凡呆住了,半晌才回过神儿来:“我走了之后,你就答应了?”

“我家人的眼中只有利益,我对他们······很失望,答应下来,也算我帮家里一把。”

商冰语的大眼睛有些茫然:“小凡,不是一个单子就能改变的,算了吧,谢谢你!”

丁凡懵了,这是什么话?

为了帮家里一把,就和章兵那样的人在一起?

是不是······商姐不知道自己和陶玥的事儿,认为和自己也不可能,这才对一切都绝望了?

“商姐,我和······”

“小凡,你去休息吧!”

商冰语又是一声轻叹:“姐也想早点儿睡!”

丁凡想说,我和我女友已经彻底的完事儿了,可这话还不好说,昨天刚刚结束的,今天就开始追商姐,自己知道不是违心的,商姐会怎么想?

好在这话被打断,商姐也下了逐客令。

丁凡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转身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躺下来。

越想心里越难受,商姐这么好一个人,就这么和那个章兵了?

自己还没法和商姐解释,已经和女友分手了,那女友,根本不值得自己去守候、呵护!

说起来也怪自己,如果早些发现电话没电了,充上电,那邵景学的电话,不是早就打进来了,也早认识邵景学!

晚上自己也不会受他们家的窝囊气,可世上······有后悔药啊!

丁凡脑子里灵光一闪,跳崖?

不,不是跳崖,是进入异境,挽回已经过去的一天,一切都重新开始,那么一切又将改变!

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自己也不用担心无法解释,更不会陷入眼前的境地!

丁凡一下子跳下床来,穿好衣服,悄无声息的出了房间,推开房门,快步下楼。

凉爽的夜风迎面吹来,丁凡感觉浑身上下都很爽。

一会儿进入异境,再次出来,一切都将重来了!

昨天还是非常完美的,自己谈成了业务,救了人,看穿陶玥那恶毒女人的真面目,就从今天一早重新开始,首要任务就是把电话充上电,等待邵景学邵董打进来。

脚下的步伐都轻快很多,没用多久,就来到无忧崖上。

这位置已经很熟悉了,丁凡充满期待,面带笑容,纵身一跃而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