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8 17:15:10

“嚯嚓!”

闪电撕破了夜空,暴雨瓢泼而下,白朗蹬着卖烤面筋的三轮车在雨中艰难前行。

浑身湿漉漉的回到出租屋,打开防盗门愣住了,卧室里传来女朋友张静和一个男子的话语。

“下雨了,白朗不会回来吧?”

“我让那窝囊废今晚赚不够两百块钱不许回来。暑假要结束了,他也没了利用价值,以后你可得养我,不许骗人!”

白朗如遭雷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气急败坏冲进卧室。

看到床上肥胖如猪的男子,他更是怒不可遏,难怪声音那么耳熟,竟然是班里的富二代王猛!

张静赶紧从王猛怀里起身,惊讶之后恼怒指责,“谁让你回来的?”

“啪!”

愤怒至极的白朗一耳光抽了上去,挥手又想打王猛。

“你找死!”

王猛挥拳狠狠打在白朗的头上,抓着他的头发往墙上撞。

被抽倒在床上的张静爬起身,对着白朗猛踹几脚,“反了你,你个窝囊废还敢打我,去死吧。”

两人联手,白朗根本不是对手,很快被王猛摔倒在地死死按住。

白朗悲愤欲绝,歇斯底里怒喝,“你对得起我吗?”

张静在他脸上踩了两脚,厌恶的回应,“哪点对不起你了,就你给的那点钱还不够买个包的,陪你这穷逼睡了两个月,你也该知足了。”

王猛一脸讥讽,“你这才是舔狗舔到一无所有,白天送快递,晚上卖烤面筋,以为给静静交了学费就可以天长地久了?你赚的那么辛苦,那还不够老子的零花钱,可怜啊!”

这对狗男女竟然如此恬不知耻,白朗拼命挣扎摆脱了王猛的控制,狠狠咬向他的脖子。

王猛被咬的惨叫,张静情急之下举起一个花瓶,重重砸在了白朗的后脑勺上,直接把他打晕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白朗幽幽醒来,只感觉头疼欲裂,下意识伸手捂头。

头上裹着绷带,环顾四周发现是在病房里,没看到那对狗男女的影子。

惊讶看到一个曼妙身影坐在床边椅子上,优雅的削着苹果。

她的身高最起码得有一米七五,紫罗兰色包臀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黑丝袜配红色高跟鞋,更是平添一份诱惑。

长发盘起露出雪白天鹅颈,一缕弯曲的头发帘低垂,五官精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妖娆和清纯两种格格不入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妥妥的纯欲系。

见他醒来,女子露出温柔笑意,递来一张名片,“我叫杜婉约,以后是您的私人助理,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白朗一脸不可思议,弱弱询问,“你搞错了吧?”

杜婉约一双美目打量着他,“您叫白朗,在幸福孤儿院长大,十三岁就开始勤工俭学,考上大学后为了方便打工,在外面租了房子……”

说的一点没错,白朗整个人都懵了。

“我是您外公派来的,专门负责对您进行少主资格考核。”

白朗的身体不由自主抖了一下,“我既然有外公,为什么还送到孤儿院,我的父母又是谁?”

“这个事情恕我暂时不能回答,只有完成老爷交代的任务,才能一步步告知。第一件任务是报复那对狗男女,根据你的报复程度,奖金从一千万到一个亿不等,并且告知您被送去孤儿院的原因。”

这么离奇的事情白朗根本不信,一脸苦涩回应,“我已经够倒霉了,麻烦你别来消遣我。”

“看看您的手机,应该接到了转账提醒,这一百万算是预支的生活费。还有,如果您能完成终极任务,将继承万亿资产。”

白朗彻底懵了,从兜里掏出手机后瞪大眼珠,还真就收到了转账提醒,账户里多了一百万。

这可是一笔巨款,足够支撑到大学毕业还绰绰有余,就算是有人用一百万搞恶作剧,他也认了!

忐忑低语,“马上要开学了,我不想把事闹大……”

杜婉约的表情有些失望,直接没了尊称,“那就是你的事了,我只看结果。那个男的经常去你那,他们把你打晕后丢在出租屋去酒吧嗨了,是我把你带来医院的。”

白朗愤怒的紧攥双拳,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家里发生的事?”

新书欣赏《天命少主 》

“嚯嚓!”

闪电撕破了夜空,暴雨瓢泼而下,白朗蹬着卖烤面筋的三轮车在雨中艰难前行。

浑身湿漉漉的回到出租屋,打开防盗门愣住了,卧室里传来女朋友张静和一个男子的话语。

“下雨了,白朗不会回来吧?”

“我让那窝囊废今晚赚不够两百块钱不许回来。暑假要结束了,他也没了利用价值,以后你可得养我,不许骗人!”

白朗如遭雷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气急败坏冲进卧室。

看到床上肥胖如猪的男子,他更是怒不可遏,难怪声音那么耳熟,竟然是班里的富二代王猛!

张静赶紧从王猛怀里起身,惊讶之后恼怒指责,“谁让你回来的?”

“啪!”

愤怒至极的白朗一耳光抽了上去,挥手又想打王猛。

“你找死!”

王猛挥拳狠狠打在白朗的头上,抓着他的头发往墙上撞。

被抽倒在床上的张静爬起身,对着白朗猛踹几脚,“反了你,你个窝囊废还敢打我,去死吧。”

两人联手,白朗根本不是对手,很快被王猛摔倒在地死死按住。

白朗悲愤欲绝,歇斯底里怒喝,“你对得起我吗?”

张静在他脸上踩了两脚,厌恶的回应,“哪点对不起你了,就你给的那点钱还不够买个包的,陪你这穷逼睡了两个月,你也该知足了。”

王猛一脸讥讽,“你这才是舔狗舔到一无所有,白天送快递,晚上卖烤面筋,以为给静静交了学费就可以天长地久了?你赚的那么辛苦,那还不够老子的零花钱,可怜啊!”

这对狗男女竟然如此恬不知耻,白朗拼命挣扎摆脱了王猛的控制,狠狠咬向他的脖子。

王猛被咬的惨叫,张静情急之下举起一个花瓶,重重砸在了白朗的后脑勺上,直接把他打晕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白朗幽幽醒来,只感觉头疼欲裂,下意识伸手捂头。

头上裹着绷带,环顾四周发现是在病房里,没看到那对狗男女的影子。

惊讶看到一个曼妙身影坐在床边椅子上,优雅的削着苹果。

她的身高最起码得有一米七五,紫罗兰色包臀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黑丝袜配红色高跟鞋,更是平添一份诱惑。

长发盘起露出雪白天鹅颈,一缕弯曲的头发帘低垂,五官精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妖娆和清纯两种格格不入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妥妥的纯欲系。

见他醒来,女子露出温柔笑意,递来一张名片,“我叫杜婉约,以后是您的私人助理,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白朗一脸不可思议,弱弱询问,“你搞错了吧?”

杜婉约一双美目打量着他,“您叫白朗,在幸福孤儿院长大,十三岁就开始勤工俭学,考上大学后为了方便打工,在外面租了房子……”

说的一点没错,白朗整个人都懵了。

“我是您外公派来的,专门负责对您进行少主资格考核。”

白朗的身体不由自主抖了一下,“我既然有外公,为什么还送到孤儿院,我的父母又是谁?”

“这个事情恕我暂时不能回答,只有完成老爷交代的任务,才能一步步告知。第一件任务是报复那对狗男女,根据你的报复程度,奖金从一千万到一个亿不等,并且告知您被送去孤儿院的原因。”

这么离奇的事情白朗根本不信,一脸苦涩回应,“我已经够倒霉了,麻烦你别来消遣我。”

“看看您的手机,应该接到了转账提醒,这一百万算是预支的生活费。还有,如果您能完成终极任务,将继承万亿资产。”

白朗彻底懵了,从兜里掏出手机后瞪大眼珠,还真就收到了转账提醒,账户里多了一百万。

这可是一笔巨款,足够支撑到大学毕业还绰绰有余,就算是有人用一百万搞恶作剧,他也认了!

忐忑低语,“马上要开学了,我不想把事闹大……”

杜婉约的表情有些失望,直接没了尊称,“那就是你的事了,我只看结果。那个男的经常去你那,他们把你打晕后丢在出租屋去酒吧嗨了,是我把你带来医院的。”

白朗愤怒的紧攥双拳,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我家里发生的事?”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
华逸娱乐平台